极速中文 > 三界主宰 > 第1852章 郭军的手段
    目前,诸葛鸣是方世鸿唯一的亲传弟子,可惜诸葛鸣和方世鸿都受到了毒伤,修为不进反退,并且被毒伤折磨了百年之久,如果不是他们本身天赋优秀修为强大,那么能够活到现在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逍遥门的长老,哪怕外门长老修为都必须要达到元婴境,有些内门长老达到了化神境甚至合体境,至于渡劫境的长老没有一名,以前方世鸿的修为是渡劫境,现在无人知道他的修为,或许还在渡劫境界或许已经跌落了渡劫境。

    现在方世鸿的修为是绝对机密,哪怕一般的内门长老都不知道,或许只有诸葛鸣一人知道,毕竟诸葛鸣是他的亲传弟子,并且还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师尊,本身带着毒伤修为跌落的诸葛鸣,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蛮荒大森林,只为寻找解毒之灵药甚至神药,如果不是秦天出手相救,那么他早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韩无名,你敢来逍遥门,我定叫你有来无回,哪怕你认识内门大长老,也难逃一死!”郭达恨恨的自言自语道,因为牙齿没有了几颗门牙,加上嘴唇浮肿破烂,所以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就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脚步声,旋即见到一个年轻男子推门而入,对着郭达有些谄媚的道:“郭达师兄,有韩无名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荣快说!”郭达催促道:“朱贵长老出手击杀韩无名和他那该死的手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张荣摇摇头,有些不解的道:“朱贵长老居然将韩无名带进了逍遥门,并且叫人安排韩无名入住了客房,然后没有其他的安排,似乎要等诸葛鸣长老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有这事?”郭达脸色一沉,有些愤怒的吼道:“为什么朱贵长老要带韩无名入宗门?这是给我难看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荣无言以对,思考了一下,说出自己的看法:“韩无名当着看守山门的弟子拿出了诸葛鸣长老的信物,朱贵长老认出了信物真是诸葛鸣长老的贴身玉佩,这才让韩无名入山门,或许是给诸葛鸣面子吧?”

    “面子?嗤!”郭达嗤之以鼻:“宗门内谁不知道朱贵长老和诸葛鸣长老关系很差,怎么可能给诸葛鸣面子?我猜测朱贵长老是太过谨慎了,才没有对韩无名出手,于是错失了绝好的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张荣沉默,没有再发表自己的看法,他地位低下,不敢乱评判长老,没有不透风的墙,一旦传到两位长老的耳里,他不死也会脱层皮,肯定会逐出师门。

    郭达平时嚣张跋扈惯了,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太肆无忌惮了,他思考了一下,决定道:“靠朱贵长老有些靠不住,看来只能联系我哥了,借助内门的力量赶走韩无名,然后杀死韩无名,恩,就这样,我现在就传讯给我哥。”

    张荣没有怂恿郭达,也没有劝阻郭达,他很聪明,只为郭达办点跑腿的小事情,不会真正参与郭达和韩无名的争斗中,毕竟他身子薄,哪边都得罪不起,动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门一处风景秀丽的竹林内,存在一栋三层的精致小竹楼,竹楼内,一对年轻男女相对而坐,都处于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模样比较英俊,仔细看的话,模样跟郭达有几分相似,他正是郭达的亲大哥郭军。

    坐在郭军对面的年轻女子模样清纯美丽,不说倾城倾国,至少闭月羞花了。

    扑扑!

    突然翅膀扑腾的声音从打开的窗口传入了屋内,瞬间惊醒了屋内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恩?”郭军睁开了双眼,目光疑惑的望向了窗口,发现一只信鸽降落在了窗户上,于是站起身来,走到窗前,左手抓住了信鸽,右手取下了绑在信鸽右脚的一个小信筒。

    郭军放飞了信鸽,取出信筒内的信纸,摊开来,阅读起来,渐渐的,他的剑眉皱了起来,脸色变得有些阴冷,身躯弥漫出若有若无的杀意。

    清纯女子名为刘云,她看到郭军神色异常,猜测心中内容不好,于是缓缓站起身看来,用温软甜蜜的声音,轻声问道:“郭军师兄,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郭军看完了信,下意识的将信纸捏成了碎屑,目光和刘云对视,语气沉稳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刘云师妹,实不相瞒,我弟郭达被一个叫韩无名的外人的手下给掌嘴掉了几个门牙,此时韩无名已经进入了宗门,专门来拜访诸葛大长老,被安排住在了外门客房,说是等诸葛大长老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郭达师弟被外人打了?”刘云露出惊讶:“打了郭达师弟的人还敢来逍遥门?这是仗势欺人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仗势欺人,呵,”郭军冷笑:“以为认识诸葛大长老,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弟,当我郭家人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刘云听出了郭军话中的报复之意,于是继续问道:“郭军师兄,你要出手为郭达师弟报仇吗?”

    “报仇是一定要的,”郭军语气坚决道:“不过,不能明着去干掉韩无名,而要暗杀韩无名,以防事后被诸葛大长老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在宗门暗杀人?”刘云脸色微变,摇头劝阻道:“郭军师兄不要冲动,那人现在住在外门客房,已经是逍遥门的客人,你去暗杀客人,肯定会触犯门规,会被宗门严惩的,最轻都是逐出师门啊,所以,你要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郭军知道自己想法过于激进了,沉思了一下,皱着眉头说道:“刘云师妹,你说得很有道理,这样啊,我将韩无名逼出宗门,然后在宗门之外击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逼出?”刘云好奇:“你有什么办法将人逼出宗门?”

    “这很简单啊,外人伤了我们宗门的弟子,就是我们宗门共同的敌人,是敌人自然不能呆在宗门,这是宗门规矩。”郭军回答:“等下我带领一群内门弟子去外门长老殿,要求外门长老会赶走韩无名,我相信外门长老殿,我相信外门长老迫于压力肯定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,这个办法可行,试试吧。”刘云喜欢郭军,在不了解是非恩怨的情况下,自然会站在郭军的立场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