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掌家娇女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绣技生疏
    次日,采菊便早早地将昨天那些小食重新买了一份,沈锦书和沐雪临亦是反复检查了一番,确定没有任何意外,这才稍稍安了心。

    “胭脂,你带着威北将军府的帖子,将这些送到太后宫中。”

    沐雪临意兴然姗地唤了一个婢女去领了自家的花帖,准备将这些都送到太后宫中去,不想被沈锦书拦了下来:

    “慢着!我还有些事要与你家小姐商谈,一会再唤你。”

    沐雪临有些疑惑地看着沈锦书,不明白她这是何意。

    沈锦书轻轻拍了拍沐雪临的手背,淡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退下吧!”

    沐雪临挥了一下手,示意婢女先行退下。

    “宫中人事复杂,胭脂到底只是一般婢女,只怕未能安然地将这送到太后宫中。”

    沈锦书见四下无人这才轻声解释,随后指着食盒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你想想,一般送菜入宫比先过宫门检查,这检查中难保会不会被人动手脚?

    就算胭脂平安过了宫门检查,这途中必然还有其他一系列的检查,最后到了太后宫中也由其他宫人代为转呈,这……

    胭脂执着威北将军府的帖子,那与你父兄政见相作的那些朝臣在宫中未必没有眼探?

    如果是……因这给了那些人动手脚的机会,那我们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?”

    听了沈锦书这样一说,沐雪临这才意识到自己原先想得过于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们怎么办?总不能不送吧?”

    沐雪临悠悠地看了一眼食盒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沈锦书略微想了想,眼珠子一转,有了!

    沈锦书随即寻来笔墨纸砚,刷刷刷地写了一封信件,吹干折叠好,唤来自己的婢女:

    “采菊,你立即带着食盒前去严亲王府,将这封信送与琳琅郡主!”

    “奴婢知晓了!”

    采菊领了信,提上食盒朝着沈锦书和沐雪临微行一礼后,便从角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写了信送去严亲王府了,相信琳琅郡主定会出手相助,接下来就等消息便好!“

    沈锦书拍了拍沐雪临的肩膀,吐出一口浊气,随即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,就不陪你了!

    你呢,就在这练练拳脚,玩玩沙盘。

    大概申时,我就回来陪你!“

    沈锦书这话刚刚说完,便回了房换了一身衣裳便要出门。

    “哎......哎......“

    沐雪临见沈锦书这般匆忙的模样,不禁有些奇怪地叫喊着。

    沈锦书回眸冲着沐雪临嫣然一笑,这才快步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沐雪临看着沈锦书远去的背影,一时之间竟有些失神,直到看见沈锦书消失在拐角处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......一个人啊!“

    沐雪临轻叹一声,心里不觉为她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沈锦书屡次发生意外沐雪临便越发的不放心,随即,吹了一声竹哨,唤来暗卫,悄悄地跟护着她。

    其实,沈锦书也并未去其他地方,出了将军府后便直接坐了马车前往姜家别苑。

    纵是如此,暗卫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,寻了一个机会便偷偷藏匿在别苑内的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咦?陈姐姐不在么?我这有个绣作需要请教她一二。”

    沈锦书进了门,见只有锦瑟无聊地喂着鸟儿,便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不巧,她刚刚出门去了,说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有她那位亲人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锦瑟舀了一小勺鸟食倒进小槽中,放下勺子笑然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沈锦书听了这话,不觉垂下眼眸,不知道在寻思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二姐姐,我先去绣房刺绣了。”

    沈锦书昨个便将枣庄带来的绣架送到锦瑟这边,既然陈娘子不在,那自己先去绣会了,等她回来再一同探讨绣技针法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!“锦瑟挥了挥手,示意沈锦书赶紧走。

    “嗯,二姐姐,我走了。“沈锦书起身告辞了一声,就往绣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沈锦书来到绣房后便净了手,坐在绣架前收起所有心思,专心致志地穿针引线,她自幼便对刺绣甚是感兴趣,之前也断断续续绣了一些绣作放在馨和绣莊寄卖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的绣品,展澈颇为看重,所以便多费了一些心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“

    沈锦书手上一抖,手中的绣线突然断掉,她忙伸手捡起一截,又继续认真绣着。

    “啊!“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却绣不好了,绣着绣着,手中的绣线便全部掉落在地上,她只好弯腰将绣线重新连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的绣活怎么越练越差劲了?!“

    沈锦书皱眉思索了一番,突然发现了问题所在,她记得以前自己也不是这样的,今天怎么总是绣着绣着就莫名其妙出状况?

    难道是这段时间没有做过针线了么,所以才会这般生疏了?!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反正现在时间还早,我还是再绣一次!“

    沈锦书摇了摇脑袋,甩去心里的烦躁,再次投入到绣作中。

    “锦书,今天怎来得这样早?需要我做什么?“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锦书耳边突然传来了陈娘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略抬顺着声音的方向寻了过去,见到陈娘子正在净手,不觉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陈姐姐,你可回来,我正发愁呢!”

    “发愁?怎么了?是有何为难?“

    听了沈锦书的话,陈娘子放下手上的毛巾,走到绣架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瞧瞧,这是我刚刚绣的有些不太满意,总觉得太过于硬实了,缺少了山水之间的灵秀之气。

    不知该如何修改,我反复尝试变换针法来绣始终都不太如意。

    正想找你帮帮忙呢,你可不就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沈锦书指了指绣屏上的刺绣对着陈娘子说道。

    陈娘子闻言,仔细打量了一翻那刺绣,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,确实太过于硬实了,若是稍微调整一下,将丝线再劈细些,在这个地方转用飞针试试。“

    “嗯?飞针试试?可是,我对这个针法……“

    陈娘子的提议沈锦书并未马上尝试,而是有所犹豫。

    毕竟她对于刺绣之道还有待学习,若是一个弄不好,就会毁掉这幅美丽的刺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