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387章 施压
    李如月失踪一夜,到天亮都没有踪影。

    麻烦的是,这次她是偷偷跑出来的,没有带上十方和不二两个手下,掉队之后,李家人一时间没了信息,海上很大,但城市里才是更大了,复杂的建筑楼群,对于海上的李家来说,完全是迷宫。

    雷婷根本无从下手,以李如月的公主脾气,一定会联系李家的人,尽快来接她,可李家迟迟没收到任何消息,说明她出事了,暂时没法和外界联系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李如月没有出门带钱的习惯,真要是迷失在市里,她恐怕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整个临海市的市区里,李家是非常陌生的,在市里寻人极其麻烦,只能借助外力,而李家几代人隐匿海上,其实没什么人脉,始终是中立姿态。

    要说有人脉,如今也只有大姐李三诗,拥有和外界的联系,她几乎脱离李家,以富婆圈的大姐大身份,进入了富贵圈子。

    家里最受宠的小妹失踪了,自然传到了大姐耳朵里。

    蔚蓝的海面上,一艘游轮漂在码头近海,船顶的甲板上,李三诗穿着慵懒的沙滩裙,搂着自己的男人,在玩着自拍。

    “老雷,没发现你皮肤更好了吗?”

    雷城傻笑着,“我像一块黑铁,哪里看出皮肤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摸的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养的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桌上的对象传来唐湾湾的声音,“三姐,有一艘快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三诗抬头看过去,海上开来了一艘鲨鱼图案的快艇,是李金蝉……

    她拍了拍雷城的肩膀,“昨晚你做的油炸鲜奶不错,去再给我做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快艇靠近,李金蝉登船。

    一家之主如今气势强横,硬朗的身材,粗壮的胳膊,都在表明他年富力强的状态,他心中的李家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的日子太自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在惯了。”李三诗倒了杯酒,送给弟弟。

    “收到婷婷的电话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一点回应都没有。”李金蝉大方的坐下,欣赏着手里的酒,颜色花里胡哨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必大张旗鼓的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婷婷说如月被打伤了,你不担心自己的亲妹妹?”

    李三诗淡定的回道:“既然没找到人,说明她被路人救了呀,这么简单的事,你们想不通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是好心人还是坏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把城市里的人,想的太复杂了吧,那里都是上班工作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海盗思维,总是对外人充满戒心。

    只有李三诗和李家的人不同,她已经融入到上流圈子里,也经常去市区里吃喝玩乐,海上的家族生活,她越来越疏远。

    这……也是李金蝉对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眼神逐渐阴沉,“大姐,自家人为什么说外人的话,小妹失踪了,你人脉最多,不帮忙找找,实在说不过去吧,你到底有没有当自己是李家的长姐。”

    李三诗对上了李金蝉强势的眼神,她似乎想说什么,又没说出口,只是点点头,“好,我这就联系朋友,如月身上没有钱,大概率是在大学城里。”

    李金蝉哈的笑了,“这才是我们的大姐,不打扰你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快艇很离开了游轮。

    李三诗站在甲板上,看着远去的船,神色复杂,李金蝉亲自登船,要求她动用人脉,寻人是假,施压才是真。

    他要李三诗的人脉,归李家所用。

    “湾湾,去一趟市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保镖公司的寻人系统,类似于人肉搜索,要通过消费记录,居住记录等等信息,来寻找到目标人物,这手段私家侦探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系统并不能说多高级,因为黑客找人才是最强的,只不过价格高的离谱,哪怕给钱,对方还不一定愿意做,黑客更注重自己的安全,赚放心钱。

    林舒稍微查了一下,和预料的一样,李如月根本没有任何消费信息,李家长期隐居海上,不留信息的目的,就是方便他们隐姓埋名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匆匆离开公司,走出电梯,迎面和唐湾湾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少女差点摔倒,惊讶林舒力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你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,去大学城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废话,一起出了正门,林舒正要打车,湾湾拿出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日子很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三姐借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是送的,李三诗送了一辆代步车,方便唐湾湾平日里往返于市区和码头,包吃包住,给钱送车,这样的老板,多少保镖做梦都求不来。

    少女对如今的工作很满足,她把钥匙交给林舒,“你来开吧,我对市区还不是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在海上太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主动开车,一辆高尔夫开出了停车场,车里的装饰都很少女,还飘着淡淡的少女香,他看向唐湾湾,依然她标志的打扮。

    运动外套,里面是一件露腰小背心,秀着雪白的小腹,腿上的破洞裤和网袜,像个小辣妹。

    她脸蛋画着淡妆,眼角下还画了一个心。

    林舒问她,这个心到底是什么意思,只是好看吗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会,“我眼角下有一个很小的胎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胎记很明显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明显,擦点粉底就看不出了,但我还是觉得不舒服,总担心被人看出来。”她心里还是很爱美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很聪明,画个心更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那位女老板漂亮,她太有女人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说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都是她的香水味啊。”

    好吧,昨晚是在祝晚秋家里过夜的。

    林舒不想聊私生活,聊起正事:“三姐为什么让你来委托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等事情办完了,你可以亲自去问她。”唐湾湾似乎很遵守保镖的规矩,不过问老板私事。

    “那她知不知道,李如月是被我用暗器打伤了,她们是亲姐妹,不记仇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怪了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是敌人,还是打伤李如月,导致她失踪的人,现在都委托林舒来找人,他突然不太懂海盗家族的操作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和雷婷交手了?”

    “嗯!不止一次,她太强了!”林舒忍不住惊叹,面对雷婷的压力太大。

    “那她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她在临海市范围内,能排的上前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?”

    唐湾湾明显有点气馁,同样是用刀的女刀客,她自然不服输,可少女只是初入江湖,想立刻和高手较量,还需要成长。

    作为新人,湾湾的实力很强了,而且她还没完全出师呢,是被迫出来打工赚钱的,因为师父病了,没法教她了。

    林舒肯定了她的能力,“我看你手心的茧,就知道你基础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种话,好像比我厉害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雷婷打了两次都全身而退,还不能得到后辈的认可吗。”

    “算……算你有点本事。”她嘴硬的模样有点可爱,不知道为什么,她心里就是觉得林舒不厉害,大概是觉得他嬉皮笑脸的样子,一点都不像个高手。

    林舒笑了笑,“谢谢你的肯定。”

    车很快到了大学城,停在了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“来这里干嘛?李家的人问过住院记录了,没有李如月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一定要住院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肩膀的伤,一定会住院的。”

    暗器打在了肌肉里,雷婷判断这伤口需要住院,可惜她对城市里的生活常识了解的太少。

    林舒直接找到了值班护士,问昨晚有没有一个残疾缺手的女孩来过。

    “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