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356章 只有我才可以开除你
    老虎、雄鹰、鲨鱼。

    陆地、天空、海洋的肉食者,也仿佛成了三家的图腾。

    一场不欢而散的见面后,三人在大笑中结束了谈话,各自离开了码头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白老爷沉默不言语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忘记了身边的女儿和保镖,直到车进入市区的主干道,夜晚的灯光在眼前闪过,他停下了思考,点上了一支雪茄,看向了林舒。

    林舒立刻低下头,“白老爷,这次是我做的不对,谢谢小姐替我解围,我听从你的处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谨慎理智,我想知道发生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堂哥欠了债……债主刚好是李家在市里的借贷公司,孙桐和我结怨,趁机去催债了,我堂哥想不开,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白沧海眉头紧锁,没有说话,白千寻已经准备好了,如果父亲会处罚林舒,她一定全力保住,但沉默了一会,白老爷要求司机停车。

    “千寻,我知道你不爱回家,今晚你不用回去了,在这里下车吧,让林舒送你回别墅里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有些意外,没说什么,开门下车了,林舒跟着要下车,被白老爷叫住,他立刻默契的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给你的任务,是全面监视千寻,随时向我汇报,但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,你如果想针对李家去报复,就放手去做。”

    林舒惊讶了,立刻明白了白老爷的暗示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一点,别把自己栽进去了,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白老爷。”

    林舒立刻下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劳斯莱斯,开往了回庄园的路上,司机忍不住开口了,“看来林舒让李金蝉很头疼,都忍不住当面打小报告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头疼了,就让他做下去,码头我一定要抢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不是讲道理的人,完全是个暴力团伙。”

    “大鹰,你今晚的话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司机笑了笑,“小姐突然为保镖出头了,看来找林舒当保镖,是找对人了,他们相处的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对林舒不仅没有了戒心,现在还愿意护着他,那白老爷对女儿的掌握,就更加清晰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突然觉得,让林舒去给李家找麻烦,是个不可多得的奇兵。

    豪车逐渐远去,路边的主仆二人,没急着回别墅,而是去了最近的酒店里。

    大小姐累了,就近休息。

    奢华的套房里,两人刚进屋里,白千寻就催着林舒,“去洗澡,满身的海腥味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洗完澡再说。”

    等林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白千寻指着桌上的宵夜:“吃点东西吧。”然后她也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宵夜很丰盛,林舒今晚的脑子有点乱,他没想到现在发生的事,不仅仅是孙桐报复,也不仅仅是花姐的红人馆和李家有了矛盾,而是更上一层的神仙打架,白、宋、李三家发生了利益冲突,而且互相牵制,没有任何一方在联手,成了三足鼎立。

    林舒自己去船上闹事找麻烦,反而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微不足道的蝼蚁行为,却让李金蝉今晚当开胃菜去针对……

    真看得起我呀。

    现在白老爷发话了,允许林舒私自行动,甚至是让他自由发挥,他不仅没错,还可以放肆,说明今晚的谈判翻脸了。

    林舒其实不太情愿陷入神仙打架中,因为他的身份,只会成为棋子,但堂哥的恩怨,他必须和孙桐做个了结,否则他过不去这道坎了。

    于公于私,他现在都被迫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,怎么不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走出浴室,白千寻身上飘着水雾,雪白的脸蛋透着沐浴后的红润,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光着脚走了过来,身上只围着浴巾,早就习惯在林舒面前这样了。

    一双白白的腿,充满了少女的美感,这样沐浴后坐在男人面前,任何人都会心跳加速,林舒原本免疫了,此时却有心回避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,如果只是谢谢我,就不需要说了。”她吃了一口水果,一双含情眼,眨眼睛仿佛在给人暧昧暗示,沐浴后的红润脸蛋,完全是一副桃花相。

    林舒以前是免疫的,今晚不知道怎么了,下意识的回避了,“我的确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堂哥的事,南香已经告诉我了,孙桐催债,与其说是针对你,其实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,你纠结放不下,我也会觉得愧疚,我理解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开除我吗,其实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,刚刚你不去替我出头,白老爷一定会解雇我,我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舒低着头,最近的伤感,让他心情有些乱。

    一双白皙的手,突然轻抚了他的脸,他愣愣的抬起头,对上了白千寻平静的双眼,“白痴,只有我才可以开除你,其他人找什么借口,都没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莫名的激动,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白千寻愣了一下,便任由他抱着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会冲动的为保镖出头,明明是一个最好的机会,让这个烦人的监视者被彻底踢开,她却放弃了……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排斥,到如今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些改变,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,这段主仆关系,似乎也没有按照契约精神去发展,他们之间,已经不像主仆了,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吃宵夜吧,你今晚有受伤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李家那帮人有点危险,他们敢不计后果的拿刀砍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太大了,一个人就敢去船上惹事。”

    林舒挠挠头,是有点冲动,可今晚他上错船了,李金蝉的船明显不是那种富人聚会的地方,装修风格都不像,如果是李如月的船,他一定可以混入其中,逮到机会,抓住孙桐。

    可惜这次机会错过,恐怕再难混入游轮了。

    “那锅牛肉炖的好吗,给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林舒用自己筷子夹了一块肉,送到了大小姐嘴里,白千寻也用自己的叉子,叉了一块芒果,喂给了林舒。

    两人忽视了界限,也忽视了距离,拥抱之后,压根没有分开,白千寻坐在了他怀里,完成了大小姐的坐腿杀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高差,刚好是一高一低,林舒像带孩子一样,自己吃一口,又喂白千寻一口,都没意识到共用一双筷子了,白千寻似乎很享受自由的空间,她讨厌别墅里,讨厌白家庄园,反而在酒店里,才觉得不被监视,心情放松。

    放松得不小心掉了浴巾,她呀的一声,却一点不急,千金之躯就这样被保镖看见了,也不是第一次了,她说了一声,“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林舒便默契的捡起浴巾,帮她重新围上。

    她还很骄傲的夸林舒,越来越懂事了,“下次宋雨柔再敢比默契,我们俩一定能赢。”

    这事,完全被宋雨柔带偏了。

    吃完了宵夜,已经是午夜两点钟了,白千寻困的不行,躺在林舒怀里睡着了,他只能把大小姐抱回卧室里,正要转身出去,被小手拉住了,她迷迷糊糊的嗔道:“不哄我睡觉就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哄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有助于睡眠。”

    不是第一次躺在一起了,林舒大方的抱住她,任由她靠在结实的肩膀上,好像这个位置,刚好有一个很舒适的弧度,让女孩子躺在那里,比枕头还舒服。

    “千语说,上次你帮她睡前按摩很有效,还想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前按摩很有效,还想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