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296章 家风
    堂哥林石,今年有三十一岁了,老一辈眼里,三十出头正值壮年,可如今的三十岁,反而是人生压力最大的时候。

    幸好他没生孩子,否则会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兄弟俩的丁克观念,源头是一致的,没钱,所以不生,属于自我阉割。和秦梦这种生活优质却选择不婚丁克的人,观念是根本上不同的。

    晚饭,一家人和和气气,围绕林舒和秦梦这对主角,聊了很多,他们俩只能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大伯请他们俩来,其实是为林舒着想,觉得侄子这边条件有限,无法提供婚房,是亏待秦梦了,所以代表林舒父母,尽量对秦梦示好,表达出林家条件不好,但内心是有诚意的。

    林舒体谅大伯的良苦用心,他歉意道:“大伯,我哥的公司现在被我老板收购了,你是知道的,但我是保镖,搞裙带关系是大忌,会遭来老板的不满,工作上没帮到我哥,不过您放心,等我再稳定一段时间,和老板关系搞好了,一定想办法帮帮我哥。”

    林石立刻反对道:“别给你添麻烦,现在公司里没人知道咱俩是兄弟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总得照顾一下,老哥你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顾好你自己的工作,快成家的人了,稳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一向不说话的嫂子夏烟雨,也小声劝林舒,别急着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他带着秦梦要走,堂哥突然把他叫到一边,小声道:“你还没考虑买房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贵了,没法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,秦梦家里人不挑剔,将来呢,难道结婚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吗?你老丈人早晚会不满意,你看一看房子,首付凑一凑,我借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林舒很意外,“哥,哪用得上你,我手里存款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存款用在哪了,我会不知道吗,你每年都给小雅升级护理团队,从普通病房,已经搬到高级病房了,那病房都是富豪才用得起的。”堂哥不能说林舒这么做是错的,为了家人拼尽全力,这是林家的家风,他们的亲情不冷漠不撕逼,血缘就是无条件帮助,林石只是可怜弟弟,把自己搞的太苦,衣服几年都不买新的,“你呀……总该给自己留点吧,小雅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哥,你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这几年,我心里有愧,没太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呀,我在外地工作,是我和你们联系太少了,我绝对不需要你借钱,放心吧,这次结婚我是吃到软饭了,秦梦父母没任何意见。”

    林石笑了,“我老弟真有本事啊,之前那个文静姑娘,家里条件也不错,你总能找到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,林舒谢绝了好意,带着秦梦离开了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的车里,秦梦把相册拿了出来,“已经做好了,我给爸妈看过了,这份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着,好像没什么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找时间给你大伯看,他算是你的家长了,你的亲人对你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大伯没什么钱,就算这样,我家出事的时候,我爸妈墓地的钱都是他付的。”林舒没想到,出事这些年,大伯一家依然在默默关心他,完全没有占便宜的心思,林舒提出工作上帮忙堂哥,都被严肃拒绝了,反过来还要借钱给林舒。

    秦梦说,林家是有点守旧传统了,但家风不差,一家人很团结,不计较得失。

    在社会剧烈变迁之下,很多普通家庭,儿女为了点利益撕逼,几乎是家常便饭,秦梦在医院里见过太多了,为了父母的住院费分担,当场吵架。

    传统在利己面前,已经毁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说传统里糟粕太多,的确如此,但林舒一家却在传统中,守住了那仅存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穷则生变,贫穷才最容易出现自私和算计,你大伯家没什么钱,但没有因为钱,变得自私,变得蝇营狗苟,这很难得,你要好好继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会成为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遗传给你未来的家人啊,哦,差点忘了,你也不婚,穷的不想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怎么回事就够了,干嘛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梦笑着拉住他的手,“白痴,你难道一辈子都会穷吗,你有钱那一天,难道就不想结婚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请秦大师算一下,我什么时候有钱。”

    她打开林舒的手心,故作专业的看着手相,“八十岁那年,成功碰瓷,获得赔偿几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享年八十岁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笑了,秦梦小声提醒一句:“你堂哥情绪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总是细腻的,何况秦梦是医生,洞察力远超一般人,林舒点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随后,秦梦把他送回了医院,没想到刚回了病房,嫂子夏烟雨发来了微信,她也说了林石最近情绪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哥是不是工作不顺心,遇到不顺心的事,他从来不和我说,怕我心情受影响,我又担心他憋在心里,对自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有时间去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能让嫂子求助到林舒,看来堂哥是真遇到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夏烟雨还告诉他,张沉再没有骚扰过她,林舒说,张家已经破产完蛋了,张沉已经跑路到国外,再也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哥的公司换了老板,这件事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夜晚,躺在医院的客厅里,林舒翻看着手机,突然在看到了几条关于糖果的消息,标题是某女网红脚踏多船,直播装纯,实则海王。

    这女孩好像是公司草根派的,不怎么有名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连续三个新闻,全是糖果传媒的爆料,连前台被包养,却要和男朋友结婚那事都挖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林舒造假了,让前台杨思装做白莲花,既骗了男朋友钱星,也骗了公众,把锅甩的一干二净,实际上当时就是主人的任务,那贱人还很愿意,道德败坏到没底线。

    网络热点,一个星期就落灰了,一个月就算陈年往事了,这事就算挖出真相了,也没多少人在意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事情多了呀,一连几个爆料,全是公司里的事,林舒不清楚真假,但感觉不太对劲,像是有预谋一样。

    他觉得奇怪,白总现在已经势力扩大,吞下红泥之后,还收了两家小公司当小弟,没有冲突太严重的竞争对手了,谁放这么多黑料?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一早他去了公司里。

    十月假期,办公大楼几乎没人,但糖果传媒办公区的门已经开了,说明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他进了公司里,果然看到了黑丝长腿的南香,她的黑框眼镜,对外人来说,有着一种冷之魅惑,但对熟悉的人来说,只觉得她工作时候像个女判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新闻了,你也来了,说明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花边新闻,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网红嘛,真假黑料经常有,公司有一套公关流程,能轻松应对。

    不过南香对他态度好转了,“你进来聊吧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白千寻也来了,大小姐也许手腕上远不及宋雨柔,但胜在勤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有人集中爆料?”

    “嗯,意图很明显了,而且从网红到公司其他部门,都有爆料。”

    “全面攻击?”

    白千寻摇摇头,“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事,公关一下就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南香谨慎道:“这几个小网红的黑料,就算让他们被开除,对公司都毫无影响,我觉得……也许不是竞争对手的爆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