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229章恶化
    何家的庄园,林舒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,有一颗很粗壮的大树,饱经风霜的树干,看起来老态龙钟,茂盛的树枝,又显得枝繁叶茂,这是一颗很有年岁的大树了,据说是何家的风水宝树。

    富豪老板都很迷信,保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迷信……不能治病。

    停了车,心事重重的白千寻,跟着管家进了何家的后院,按理说这不是何千语住的位置,掌上明珠有自己的公主领地,后院在庄园里,从来都是生人勿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让白千寻的心情更沉重了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后院的别墅,大门紧闭,门口还有两个壮汉看守着。

    管家拿出钥匙,打开了门,“白小姐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开门进了豪宅里,林舒下意识的等在门外,但他心里也想看看何千语发生了什么,于是给大小姐一个眼神,她心领神会,问向管家,“他能一起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别墅里,突然传来一阵咚咚的脚步声,一个穿着睡裙的女人跑了出来,她光着脚丫,头发乱七八糟,脸色有些惨白,双眼更是没什么神采。

    白千寻愣了一会,才反应过来,“千语?”

    狼狈的样子,让人差点认不出来,何千语平时的打扮,可是大胆又叛逆,此时的形象落差太大了。

    打了招呼,何千语表情显得有些麻木,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闹僵之后,再没叫过姐姐了,白千寻激动的要抱住她,何千语也咚咚的跑过来,扑进她怀里,语气突然惊慌道:“姐姐,带我走,快带我走!何家要害死我!”

    毛骨悚然的话,把白千寻和林舒吓的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害死了我爸,现在要害死我!快救我!”何千语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沙哑可怕,情绪明显有些不稳定。

    管家在一旁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千语你别急,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疯,是他们把我逼疯的,是他们……”说完,何千语像突然没了力气一样,双眼陷入了迟钝。

    两个女佣跑过来扶住了大小姐,送回了卧室里,白千寻再和她说话,她都显得呆呆的,凌乱的头发,因为好久没有染发了,大部分变回了黑发,只有发梢有一丁点粉色,仿佛就像她最后的意识,只剩下那么一点了。

    看到妹妹变成这样,白千寻崩溃的流了眼泪,陪在一旁不断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千语你到底怎么了,有什么心事,可以和我说,我是姐姐呀,我们俩无话不说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舒也看傻了,这还是那个爱玩爱闹的何千语吗,虽然她行事极端,经常做得过火,不考虑他人感受,林舒也不太喜欢她的性格,可好好一个健康的人,突然变成了这样,像个疯婆子……让人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白千寻几乎哭花了眼妆,也没能唤醒何千语的意识,她还是那么迟钝发呆,双眼黯淡无光,不知道在看什么,就像个没有意识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她看不下去了,主动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管家递上纸巾,“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的时候,大小姐有一天一夜未归,回家之后,就开始不太正常了,情绪非常低落,不爱和人说话,吃饭也没胃口,家里知道她抑郁症的问题,担心是不是发病了,就找人诊断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白千寻打断道:“千语的脾气,是不会看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忘了吗,家里有一位佣人,其实就是她的心理医生,一直以女佣的身份陪着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我差点忘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了,小姐的确发病了,而且情况失控的很快,她不断的失眠,精神迟缓,又出现了臆想的幻觉,就像刚刚那样,说什么何家人害她,一开始用的是轻量的药,可惜她情况恶化的太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管家叹了口气,“小姐现在每天时好时坏,你今天来的不是时候,刚好是她头脑不清楚的状态,偶尔也会恢复正常,只是情绪很低落,不和人交流,排斥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恶化下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不能乱说,那就是有最坏的可能。

    白千寻捂着嘴,泪流满面,何千语和她像双胞胎一样一起长大,在她眼里,千语是没有血缘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事情来的太突然了,让她有些情绪失控了,“那你们就不知道千语为什么变成这样吗?这么多年了,她从没有严重过,怎么会突然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不知道,小姐她平时除了爱玩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”管家也很无奈,“本以为请您过来,是希望你和小姐的姐妹关系亲近,能让她神志清楚一些,哪怕说几句话,了解一下前因后果。”

    可何千语现在的状态,什么都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不想想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给她用药,可情况没有好转,只能让她在这里住下,不让外人打扰,留下佣人伺候好起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囚禁她,会把她逼疯的。”白千寻忍不住责怪了管家,林舒立刻劝她不要冲动,毕竟这里是何家,人家怎么处理,外人不该干涉。

    管家低头道:“是我们做的不妥,我会和老爷商量,希望白小姐经常来看看她,说不定有利于我家小姐病情的恢复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短暂的看望,让白千寻哭肿了眼睛,离开别墅的时候,屋里突然传来一声哭喊,惊的她立刻回过身,冲动的要跑进去。

    林舒一把拦住她:“小姐,你冷静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妹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眼看着管家锁住了别墅的门,让一切看起来更加诡异了。

    白千寻被刺激的心情混乱,站在别墅门口迟迟不肯离开,最后是林舒拉着她回了车里,她呜呜的哭着。

    虽然两姐妹闹了矛盾,迟迟没有和解,但不代表她们心里没有对方,就是因为有对方,才会有矛盾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何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话可不能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锁住她呀。”

    “何小姐情绪那么不稳定,待在固定范围内,容易照顾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哪一边的!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……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开车离开了何家,其实他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,毕竟……何千语和他发生过关系,他没法当做不存在。

    莫名的情绪,让林舒很困扰。

    因为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,按照管家说的情况,何千语一夜未归那晚,就是她突然发病的那次,林舒和她一起关在了那栋秘密小屋里出不去了,被迫陪了一夜,也勉强让她恢复了神智。

    而那次之后,何千语就消失在林舒的视野中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晚的发病导致了病情的恶化,一直变成了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夜晚,心情不佳的白小姐,哭了一下午,疲倦的回房睡下了。

    林舒躺在小卧室里,偏偏辗转难眠,作息规律的保镖,竟然失眠了,他闭上眼睛,脑子里就会出现发疯的何千语,脸色憔悴,一脸惊悚的喊救我。

    他猛的坐起来,再也没有睡意了。

    那一头梦幻公主般的粉色长发,只剩下那么一丁点的发梢了,真的是她最后残留的意识吗。

    哎……其实她也没那么讨人厌,至少人家事后知道给个大红包。

    林舒苦笑着,想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白小姐的心情要是受到严重影响了,那也是他的失职。

    深夜,保镖一个人出门了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……山字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