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195章女人最怕比较
    珠珠是小琪的朋友,按理说林舒是不该私下见面,还去了她家里。

    特意来见她,当然是有原因了,珠珠加了他微信之后,偶尔闲聊几句,林舒习惯装穷酸,所以她为了表示感谢,说能介绍个赚钱的兼职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林舒收下名片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住在哪,如果长期兼职开车的话,住在这附近会方便点,或者临时在我这里歇脚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恩图报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着晚饭,那瓶红酒还是被打开了,珠珠给自己倒了一小杯,林舒跟着喝了一小口,他不喝酒,酒量也很差,只能意思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开车兼职这个活,只能心领了。

    林舒的确过的穷酸,但他收入很高的,如果不是填了姐姐的无底洞,他现在也可以香车美女,过上舒坦日子,去夜店这边开车兼职,对他来说,是付出和收入不对等,这小钱不值得来熬夜辛苦。

    珠珠大概是以为他是收入普通的司机,所以好心帮个忙。

    一杯酒喝完,女孩脸色浮现酡红,珠珠的脸蛋不算难看,而且很擅长化妆,以前大学时候,寝室里只有她妆容最精致得体,但如今都被底子更好的小琪超过了,她背后还有公司里专业化妆师帮忙。

    女孩子最怕比较。

    她又倒了第二杯酒,“你是本地人,哪里好玩一定很熟悉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我因为没钱,好玩的地方根本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临海市的土著,随便有一栋房子,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收租了,多少外来的女孩,都想嫁个本地人,你有天然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不假,我听说过一句话,叫做在临海市有一栋房子的本地人,如果再有一辆车,可以收割这个城市70%的女白领。”

    当然,那70%是指精英之外的群体,城市繁华,但上位者是有限的,大多还是煎熬在996中的上班族。

    有人说,二十年多年前的工厂,和如今办公楼里996的社畜,是两代血汗工厂的变迁。

    珠珠咯咯的笑了,突然大胆调侃道:“所以你这个土著,是不是睡过不少女白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车没房的土著啊,家里还欠着外债呢,遇到小琪是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会开玩笑。”她没有相信林舒哭穷的话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有一张渣男的脸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哦,土著光环,男模身材,你说你没睡过十几个,我才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穷是原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穷吗?”

    珠珠眯眼一笑,林舒突然愣了一下,因为桌下的脚丫在蹭他的腿……

    气氛开始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悄悄向后缩回了腿,有点头脑发热了,疑惑的看向珠珠,她若无其事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,追问道:“说呀,到底睡过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纯情?”

    两个不太熟的男女,突然就聊起这种话题,那气氛肯定不对呀,何况珠珠已经开始行动了,桌下的脚丫,悄然的踩在了林舒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那画面旁人看了,一定觉得很刺激,可林舒已经懵了。

    他再迟钝也知道怎么回事了,只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凡事都讲个逻辑,可珠珠突然勾引他,没逻辑啊?

    他没说破,珠珠继续撩拨着,语气也越来越暧昧,“你要不要也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喝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站了起来,拿着红酒,缓缓走到林舒面前,此时他才注意到,珠珠今晚穿的睡裙太短了,在绝对领域的边缘。

    视觉上,看的人心里怦怦跳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事情就超出他想象了,珠珠没有倒酒,而是突然跨坐在他腿上,搂住他的脖子,红唇带着酒气,慢慢的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林舒猛的回过神,打断了气氛。

    珠珠有些错愕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皱起细眉,一把按住他的肩膀,“能有什么事,我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暗指不告诉庄小琪。

    不对,这特么是明示了!

    林舒吓得一把推开她,她差点跌倒在地上,惊得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向林舒,女人投怀送抱,男人居然会拒绝?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“嫌弃我不够漂亮吗,你果然收获过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咱们别开玩笑了,你和小琪是朋友,我们俩这样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珠珠不满道:“你和小琪不是泡友吗,又不是谈恋爱,这种事你也要讲究专一?”

    是啊,这是多少男人的幻想,把一个妹子和她朋友一起拿下了,自恋的证明自己的魅力,可林舒是保镖,脑子最重要的是清醒。

    他那么哭穷,珠珠还要勾引他,图什么?

    这事绝对不正常。

    越想越不对,他猛的站起来,大步走向门口,留下体面的话:“珠珠,你喝醉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果断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一路跑到楼下,只感觉全身发热,刚刚桌下被蹭腿的时候,他就该反应过来,立刻说有事先走,为什么脑子又不清醒了,差点跟着胡思乱想的开车了。

    酒他只喝了一小口,跟没和一样,怎么就上头了?

    林舒心脏砰砰的跳着,对自己意志力的下降无法接受,他可是保镖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珠珠是庄小琪的朋友,所以心里感到刺激?

    越想越热,他解开了衬衫的扣子,以为是八月的夜晚过于燥热,一路小跑进了地铁站里,地铁中空调清凉,可一冷一热的刺激下,他居然有点头晕目眩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我竟然中暑了?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楼上,被拒绝的珠珠,还坐在地上发呆,完全无法理解林舒的落荒而逃,这臭男人怕什么呀?

    你约一个是约,约两个应该更开心啊。

    男人,不就是这点龌龊。

    嫉妒,让她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,她特意加了林舒微信,特意叫她家里来吃饭,都是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大学时候,她才是寝室里最漂亮的,最会打扮的,庄小琪就是个村姑,没有她帮忙改造,她能有如今的审美吗。

    现在却截然相反,为什么呀,偏偏我要被骗财骗色,她庄小琪事业男人两丰收,还找了一个质量不错的,而我被一个黄毛痞子给睡了。

    输了,见到庄小琪如今的状态,珠珠觉得自己什么都输了,最后追回被骗的钱,更像是高高在上的施舍。

    她心态失衡了。

    她勾引林舒,一方面是在她和小琪这样普通出身的女生眼里,林舒是个外表不错的男生,她也印象很好,另一方面,就是嫉妒失衡中,珠珠要证明自己,我不比你差,我也能勾搭到手。

    结果林舒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对珠珠打击有点大,时尚美女最后引以为傲的颜值,在人家眼里也平平无奇了?

    “不对呀,难道药是假的?”她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小包药,还特意打电话询问了那个卖药的人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说,绝对有效。

    她住在灯红酒绿的北城区,酒吧夜店到处都是,买这种药很容易,也特意准备了猛料,让今晚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林舒能挺过上头的效果,强行拒绝了她?

    她呵呵的笑了,真特么讽刺。

    此时珠珠也开始全身发热,头脑失神。酒没有问题,她放在了汤里,两人都喝了不少,她难熬的跑进浴室里。

    比她更难熬的林舒,走出地铁的时候,已经意识涣散,他感觉要叫个人来接他了,拿出手机,下意识的拨打了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夜晚的另一边,坐在电脑前的人,正在翻找着资料,突然收到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好,你在哪,我现在去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