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188章8月与红泥的战争
    周末的夜晚,洋房区一辆大众缓缓开了回来,车里坐了一个画着浓妆的年轻女孩,车停下之后,她点上一支烟,熟练的打开红包,看一眼就知道有多少钱了。

    “王总,最近酒局比以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忙着公司里的事,等挺过这一关,我就稳住在红泥的地位了,以后生意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再给我添几个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王权眯眼笑着,旁白坐着的年轻女孩,也是他人生奋斗的虚荣,那些糖果时代被他腐化堕落的女生,如今都成了他捞钱的工具,织出了一张罪恶的网。

    从草根到精英,王权这一路走来,可以说是一个励志的故事,他家里贫困,母亲受不了丢下他走了,只有父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。

    他毕业工作后,也的确是死心塌地的孝顺父亲,结果没几年,父亲就突然病逝,从亲情上来说,这是痛苦的,可从亲情之外的利益角度来说,他反而早早省去了给父亲养老的经济压力。

    也许是唯一的亲情没了,再没人束缚他的道德,他开始了肆无忌惮的以权谋私,在公司里敛财骗色,有宋雨柔赏识提拔,他一时间风光无两,人前人后都要叫他一声王总。

    那几年,他尝到了卑鄙的甜头。

    人生的奋斗,也至此止步于钱和女人。

    一支烟抽完,王权回过神,拍了拍女人的肩膀,那女孩皱了皱眉,“回屋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漆黑中,两个人影蹲在角落里,化身黑夜的监视者。

    老余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,“哎?副驾驶怎么少一个人。”说完,他想明白了,暗骂了一句,“我已经是光棍一个了,你今晚还给我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“庸脂俗粉有什么好羡慕的,你以前在夜场里认识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多转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都转行做直播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舒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发发嗲,撒个娇,就把屌丝的钱挣了,多容易啊,以前老板不把她们当人看,现在舔狗捧着叫她女神,直播真是站着把钱挣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车里的狗男女终于出来了,一起进了楼里。

    老余点上一支烟,打开了屋里的监控,刚刚两兄弟潜入家中,一番折腾,把屋里了解得透彻了,老余还在王权的电脑里,看到了大量的视频,而且都是王总曾经的罪恶果实,没人能想到他这种个人爱好,文件夹分门别类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是开了眼了,这王八自己收集的,比我一辈子看过的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着酸他,生哥你要是放开手脚不挑食,你也能收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太明白,在他家按这些监控干嘛,要搞死他,需要这东西吗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了笑,“不需要,纯粹个人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富贵圈里打工久了,也开始变态了?”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收了个儿子,当爹的关心一下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监控的画面,王权听着肚腩躺在床上,人到中年,开始了话痨模式,迟迟不进入正题,那女人笑了一下,熟练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瓶子,对着手里喷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余突然想起来了,瞪大眼睛,“卧槽,你给那瓶子换过,你换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辣椒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尼玛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屋里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,堪比杀猪现场,无需监控画面传出来,两人在外面都听见了,声音回荡在整个小区里。

    这下老余真的忍不住了,爆发出了今晚最快乐的笑声,桃花运凄惨的心情,瞬间拨云见雾,笑了足足半支烟的时间,他指着损友:“你真学坏了……和那帮有钱人学的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我是先废了他罪恶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“侠之大者。”

    “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女人穿着睡裙费力的搀扶着王权,他脸都疼的抽搐了,两人上了车,女人开车离开了小区,林舒宣布今晚收工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精彩吗?那你回去自己喷点辣椒水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下一步玩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舒关掉监控,收拾好设备,“想揭他老底很容易,他黑料一麻袋,但我们要让张人杰亲手开除王权,这个比较难。”

    张人杰心里清楚,红泥管理层的人才走了大半,现在只有王权靠得住,何况王权还是宋家派来的,是来帮他的,他怎么可能拒绝宋家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公司里的权力斗争,我不懂,但是想让张人杰开除王权,我觉得不可能啊,他在红泥好像很规矩,不捞油水不潜规则,说不出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做的,就是制造他被开除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动作,这次白总会给很多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思索道:“我觉得,这次可能要和红泥分个胜负了,赢家通吃,输家吃屎,咱们赢了的话,你买车的梦想立刻就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今晚加班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加班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老子这次也得用点人脉!”

    第二天王权就惨了,红泥传媒现在离不开他,张人杰主外,王权主内,他想给自己放假都难,电话响个不停,只能带伤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其他同事看王总走路奇怪,关心他是不是腿伤了。

    王权只能敷衍说,大腿拉伤。

    结果公司里到处都是清凉妹子,夏天嘛,大家都穿的少,网红们就更时尚大胆了,王权多看一秒钟大长腿,都疼的直不起腰,像火烧了一样钻心剧痛。

    昨晚幸好抢救及时,要不然他真要中年报废了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是谁害他,他根本没工夫去想,如今糖果签下罗小芸等一批草根网红之后,开始流量反扑,王权必须稳住公司内部的运转,这个月是关键时期,容不得马虎。

    九月之前如果被压了一头,整个圈子都得笑话红泥传媒,那么大的体量,那么成熟的一个公司,生生被破烂小公司糖果给踩头上了。到时候何长安的合作,就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何长安这位娱乐巨头,看中谁,谁就起飞。

    王权之外,一双眼睛开始全方位盯着他,林舒还买通了办公大楼的保洁大爷,每天汇报一下王总的行踪,王权目标明显,大爷一眼就能认出他。

    结果林舒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。

    保洁大爷说,王权平时除了工作之外,和公司里一个穿人字拖的女员工来往很多。

    林舒一听就炸毛了,整片商业区穿人字拖的女白领都屈可指数,“她是不是个子不高,长头发,腿很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拿出照片,“是她吗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闺女。”

    王权和朵朵来往很多?

    林舒一肚子火,他又不敢怪西瓜戒心太低,她脾气很倔,工作上的事,不准林舒说三道四。而且上次吃饭,王权还成功编故事洗白了。

    他给朵朵发了微信,“工作上的事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朵朵回了一个亲亲的表情,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林舒哭笑不得,你到底知不知王权有多危险?他没点本事,能拉那么多女孩下水吗。

    八月出,与红泥的战争,与张家父子的战争,林舒已经卷入其中了,不再是旁观者,夹杂了不止一个私人恩怨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突然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舒哥,你让我盯着的那位美女,刚刚上了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车。”

    “跑车,车里好像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了!告诉我地址!”

    林舒挂了电话,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嫂子,你别在这时候想不开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