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178章以自己为诱饵
    林舒突然意识到,他和白千寻好像不知不觉进入了宋雨柔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你一个保镖,富贵圈里的人下人,就这么和大小姐紧贴着抱在一起,像话吗?至少保镖的职业道德里,是不准这样逾越身份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,和大小姐挤在一个睡袋来解决今晚的取暖,好像是个错误方法。

    可惜来不及后悔了,两人报团取暖,很快让白千寻冰凉的身体恢复了些温度,她还夸林舒身体素质好,这么冷的天,还能保持健康体温。

    她拉着林舒的大手,环住自己的细腰,头也舒适的枕在他手臂上,“你就老老实实当个沙发。”

    林舒头皮发麻,当人肉垫子没事,可白千寻是不是低估自己的身材了,他们俩现在的防备和泳衣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又可以吹一波了,我和大小姐玩贴贴。

    长发里飘来淡淡的发香,白千寻的身高缩在他怀里,头刚好顶到他下巴,她打着哈欠,蹭了蹭林舒,“今晚你知我知,记住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会睡得不太舒服,稍微忍一晚,回去我给你放假休息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夜晚冰凉的气温,很容易让人疲倦,稍微获得了温暖之后,会很快睡着。

    林舒该庆幸,在来之前的下午,他去帮孟雨搬货了,小仓库里消耗了燥热的火,这一会怀抱女神也能保持冷静,没有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这一晚,小小的睡袋里,两人仿佛连为一体的紧贴着,神奇的进入了同一个梦中。

    梦里,还是这个世外孤岛上,白千寻在熟练的生活煮饭,头上戴了一个树叶编的花环,林舒扛着几条鱼,打猎归来,她跑过去为男人擦汗,两人好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小孩子的呼喊:妈妈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,白千寻惊醒了,睁眼已经是早晨,帐篷外传来呼呼的海风,离奇的梦让她久久没回过神,到底什么鬼呀。

    直到脚丫蹭到了腿毛,她才想起来,自己全身都靠在林舒怀里呢,估计是昨晚睡的不好,林舒此时还没醒来,但有些东西在早晨觉醒了。

    白千寻明显感觉到了,可惜大小姐的知识储备太少,她的成长环境对她限制太多了,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,满脑子问号,然后伸出的小手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林舒蹭的一下醒了,几乎是跳出了睡袋里。

    一脸惊讶的看向白千寻,以为她是故意的,那就太吓人了,结果白千寻双眼无辜,“你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去给你打水洗脸。”捡起衣服跑出帐篷,一阵海风吹把他吹得清醒了,他有点不敢相信白千寻刚才的动作。

    对面的主仆二人已经醒来了,老虎在生火,宋雨柔慵懒的打着哈欠,见林舒只穿着四角裤,挑眉笑了,对着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林舒边走边穿上裤子,“宋小姐,有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我昨晚是怎么取暖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只有一个睡袋,差不太多吧。”

    她打开了自己的帐篷,林舒看了一眼,瞬间傻眼了。

    帐篷之下,居然挖了个坑,整个防潮睡袋被匕首割开,平整的铺在坑里,既可以挡住沙坑的潮湿,还能让坑里变成了一个小暖窝,防风防寒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就是这么度过一晚的,相比之下,林舒和白千寻的方式就过于离谱了,抱团贴贴的取暖,说出去要被人笑话,还以为他们俩故意借机暧昧,像一对不敢捅破窗户纸的男女,在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很显然,宋雨柔一眼识破了这些,玩味的笑着,指了指自己的头,在暗示林舒下次多动脑子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有主场经验欺负你,我和老虎第一次来这里,就是用了这个方法,下人就要时刻摆好自己的位置,再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去伺候主子,你学会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涨知识了……可保镖本质是雇佣兵,不是家奴,你总要白小姐学你的方式调教下人,是不是不妥呀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仅靠一代人富裕,她只是第二代,不知道如何活在富人的世界里,处处像个暴发户,我在教她一些常识而已。”

    林舒身份上,没资格反驳宋雨柔,只能笑一笑,“那你来小岛上搞野外求生,不太像贵族作风啊,你完全可以把这里修建成舒适的度假小屋,省去那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生下来开始,就不知道苦字怎么写,连呼吸都享受着最舒适的空气,我习惯了人上人的舒适环境,甚至有些麻木了,偶尔来这里过一晚,一边躲避帐篷外的冷风,一边缩在角落里取暖,那么一丁点的舒适感,精神上有很大的满足,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,才明白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这个故事是在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叫凡尔赛……

    寒风中艰难取暖,片刻的温暖,远胜于佣人们前后拥簇的伺候。

    林舒听的心里别扭,这就叫富贵的矫情吧。

    此时帐篷里,白千寻慢慢穿好了衣服,还在疑惑刚才林舒干嘛反应那么大,她还想懒床一会,好好享受暖呼呼的睡袋。

    拿起裤子的时候,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着自己的小手,愣愣的瞪大眼睛,白皙的脸蛋像喝了酒一样,从脖子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自己捏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脸红的跑出帐篷,海风吹的她立刻缩成一团的发抖,宋雨柔已经坐在对面烤火了,对她挥挥手,“昨晚睡的不舒服吧。”

    “挺舒服的。”她强撑道,睡得的确很好,只不过此时的害羞不能让死对头看见。

    “去洗脸吧,待会的早饭会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玩什么?”

    正说着,林舒端着水一路跑出树林,大喊着卧槽,身后的林子里,草木沙沙作响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。

    老虎警惕的拿出匕首,护在宋雨柔面前,她倒是一脸无所谓,“这就是我准备的彩蛋。”

    突然哼的一声,一只长着獠牙的野猪冲了出来,双眼比血还猩红,像中了邪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,快躲开。”林舒放下水盆,抱起白千寻跑到海滩上。

    宋雨柔笑道:“跑什么呀,这是我们今天的早饭和午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一头这么大的野猪进来,你知不知道它现在不适应陌生环境,非常害怕,会四处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了?保护你的主子不受伤害,不就是你的核心工作吗。”

    林舒气的无话可说,故意自己陷入危险,只能有钱人太会玩了,一般玩法都看不上眼,得刺激点才有乐子。

    那头野猪非常强装,而且野性十足,一对獠牙长的很大,说明了它的战斗力,最关键的是,无脑冲撞的野猪,此时根本不想走,正一步步靠近呢。

    宋雨柔有恃无恐的笑道:“正戏才刚开始,知道它为什么不跑吗?这岛上没有任何它能吃的食物,而我和千寻的衣服上,都涂了松油,是野猪很喜欢的气味,它现在饿疯了,要攻击我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保护好我和千寻,别让这畜生靠近。”

    林舒目瞪口呆,“你拿自己当诱饵来玩?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雨柔继续说道:“你们俩不仅要保护好主子,还要想办法猎杀它,谁赢了,才有资格吃顿饭,输了要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”林舒还没等说完,野猪嗷的一嗓子冲过来了。

    对准的正是他和白千寻,因为刚刚去打水的时候,林舒遇到了野猪,给它惹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