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112章仙人1跳
    安静的日料店里,厨师就在眼前给你做菜,算是一个特色了。

    朵朵的工作很忙,忙到下班之后,还在忙着看手机,关注每一期的流量,下一期的调整和讨论,她身为制作人,几乎是整个项目的主管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种忙碌的状态,让她平时下班就回家休息,没什么时间去找林舒。

    吃着寿司,她樱桃小嘴鼓起来,说话模模糊糊,“我没时间找你,你就不想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想,怕打扰了你工作。”林舒帮她擦着嘴角,“你学的导演专业,为什么干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毕业的时候,有家国企制片厂招我,可以去拍一些主旋律电影,但我不想混日子,现在的工作我觉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,天生精力旺盛,愿意在工作里忙碌。

    朵朵大概就是这种人,小时候大家一玩,但又不影响朵朵的学习,她总是比别人时间充足,能做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林舒知道,她和姐姐很像,有着出人头地的天赋。

    “姐姐在国外什么时候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她搞学术的,说不定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朵朵反问道:“你不想她吗。”

    “想啊,可为了姐姐的梦想,我做什么都行,她有资格享受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吃一口。”朵朵给他夹了一口寿司,不介意两人共用筷子,“那有时间你可以去看她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敷衍过去,一顿饭吃的简单,西瓜的脾气虽然土匪,但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稍微哄好了,她也不会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买单的时候,林舒想着放血一次,请西瓜吃饭,贵就贵了,没想到她已经提前买单了。

    送她到地铁口,西瓜拉住他的衣领,身高差那么多的两人,林舒硬是被拉的弯腰低头,朵朵踮起脚亲了一下,“记住了,以后这是我俩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亲亲我我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西瓜不废话,一拳捶他头上,骂了一句白痴,转身进了地铁。

    看着她清凉的背影,林舒轻轻笑了,他也不知道还能瞒多久。

    之后,林舒又赶了第二场,也是今晚的主题。

    护士迷妹于蔓蔓,今天休息,要求林舒补偿上次的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在商场见面,气氛一见面就变成了约会男女,活泼青春的蔓蔓,挽着林舒的胳膊,指着商场里的几家店,问他该选哪个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手是真的软,热乎乎,软绵绵。

    他搂住蔓蔓的肩膀,“你喜欢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的,你不知道吗。”她笑着调侃,一起进了一家清淡的餐厅里。

    吃饭看电影,约会的标准流程,于漫漫全程都是满眼星星的迷妹状态,电影院里,几乎没离开林舒的肩膀,始终靠的很近。

    俗话说,女追男,隔层纱。

    稍微主动一点,关系就会快速升温。

    刚毕业的小护士,充满热情,让林舒招架不住,离开电影院的时候,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他看着时间调侃道:“按正常来说,我晚上也要侍奉老板左右,今天是特意请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……是不是可以请一晚上的假。”于漫漫小声暗示着。

    “一晚上是多晚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很晚很晚。”她一下子懂了,拉着林舒跑出商场,在马路上四处观望,突然找到了什么,也不容林舒多说话,拖着他一路小跑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林舒才看到,是快捷酒店。

    吃到嘴边的肉,已经乱了男女的心智,两人谁都没说话,拿着房卡进了电梯里,一直到打开房门,都保持着沉默又迷离的气氛。

    关上门,于漫漫的包包啪嗒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房卡没有插上,屋里一片漆黑,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默契的从门口,辗转腾挪到床边,衣服也随之掉了一路。

    一方有意,一方配合,整个过程,默契的不要太流畅。

    于漫漫摔倒在床上,伸手放在林舒的腰带上,却被突然按住了,她小声道:“想……先洗澡吗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毫无防备了,林舒还什么都没动呢,以为是需要她来帮忙,没想到林舒一边摸着她的脸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一双大手突然就抓住了于漫漫,随便拿起她的T恤,就把她双手绑住了。

    她有点措手不及,以为林舒有特殊癖好,想玩这个,她下意识的配合着,可林舒没再碰她,走回门口,插上了房卡,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灯光刺眼,少女慌了一下,下意识的要躲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关灯吧,我害羞。”

    “蔓蔓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愣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舒,衣服除了衣领刚刚被她扯开,基本什么都没动,表情更是**全无,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于漫漫更奇怪了,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哥……我不用你负责什么,就是开心一下,以后一直这样,你别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?行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捡起她的包包,哗啦倒在地上,有口红有粉底,都是一些女生常用品,检查之后,他又一件件捡起于漫漫的衣服,终于在那件黑色蕾丝里找到了一个小巧的黑色纽扣。

    “监听器,而且有录音功能。”林舒一把捏碎了,“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。”

    于漫漫震惊瞪大眼睛,刚刚还**满满的纠缠着,转眼间被林舒抓了底……

    她眨着双眼,突然哈哈的大笑了,“好厉害,不愧是专业的保镖,你戒备心理远超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浪蹄子,我见你第一眼就闻到骚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我们第一次见面,你就识破了?”

    摊牌了,只不过设下仙人跳的于漫漫,自己进了陷阱,开房办事是今晚的目的,但她没想到这也是林舒的陷阱……

    她大大方方的站起来,完全不介意被林舒看遍身体,走到他面前转过身,“能帮忙解开吗,我想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松开了双手,于漫漫从包里的粉底盒中,拿出了烟和火,她点上烟抽了一口,那清纯的学生气,化作浓烈的风尘气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转身的瞬间,气质全变了,演技非常了得。

    “我身材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我输了,但愿你不会打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交代清楚了,我就不打,否则我动手可不管男女。”

    于漫漫坐在椅子上,长舒一口气,“妈的,为了演一个清纯女,烟都没得抽,憋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多少钱啊,你花这么大力气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钱,我……是替花姐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林舒无奈的闭上眼睛,果然是这样,“你的花姐,这些年养了多少你这种仙人跳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几十个吧,平时的工作都是做局仙人跳那些有钱人,反手告一个强暴,他们一定会息事宁人,给足了私了的钱,可以赚很多,类似的新闻你也看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次你碰钉子了,我是保镖,有时候需要帮老板甄别倒贴过来的女人,是不是安排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破绽有那么大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大,我天生鼻子灵敏,第一次见你,就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烟酒气息,哪怕你洗遍全身,也洗不干净,那是长久以来被风月场所侵染的,已经染在你的头发里,你的皮肤里。”

    于漫漫微微惊讶,“高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的花姐,把仙人跳的姑娘们都辞了吧,重新去大学里找,培训一批干净的新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说呢,我失业了,你养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比较宽容,你要是洗手上岸了,有心好好过,我可以不计前嫌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那点工资,还不如我的零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