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87章睡前故事
    小时候被何千语拉着看老式的鬼片,千语看得兴致勃勃,有时候还能跟着哈哈大笑,她姐姐千寻可不行了,一见到那扮相粗糙的鬼,就吓的躲在妹妹身后。

    可姐姐又总是让着妹妹,被迫陪千语看了一部又一部鬼片。

    心理阴影就这么烙下了。

    巧的是,今晚李布衣那扮相太像鬼片了,白千寻回屋之后,刚关了灯就吓得坐起来,富人别墅区的好处就是十分安静,屋里屋外都没有一点声音,结果更让大小姐心里发慌,如果闹市区里住,听到点车声和宵夜的嘈杂,也许没那么慌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下楼找林舒了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,她看着林舒做了一整套的热身,动作看起来简单,却让林舒出了满身的汗,灯光照耀下,赤膊的臂膀在反光,豆大的汗水顺着肌肉线条流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林舒这唯一的优点,此时没能吸引大小姐的双眼,她心不在焉,心里发慌,看见林舒要出去,急道:“哎,你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满身汗水,要洗个澡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林舒有点懵,大小姐的资料里,可没有写过她怕鬼,保镖自然不清楚,他只能听话的快速冲个凉,回屋的时候,白千寻明显松了口气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: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晚怎么有心情来我这,还坐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,想聊聊天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舒哥觉得,真该给宋雨柔磕个头去,自从温泉争斗之后,大小姐上头了,也打破了和保镖的戒备范围,似乎任何近距离接触,她都不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这当然方便了林舒的工作,也……送了福利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一起坐在床上,夏天不冷,薄薄的被子盖在腿上,然后白千寻不说话了,林舒二脸懵逼,你说要聊天,然后你不说?

    搁这考验我聊天水平呢?

    好吧,这也是保镖技能之一。

    有的老板确实喜欢和保镖聊天,会有这一项要求,或者有的雇主会让保镖伺候年老的父母去,那当然要善谈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,他开个头,“小姐,你小时候上学的地方,和普通人不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想了想,“不太清楚,我不知道你们上学是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学校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学校,一个班最多几个学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?”

    “嗯,教我们的老师,比学生还多。”

    林舒一下子就懂了,这是教育资源的差异……普通学校,一个班大概有七八个任课老师,四十多个学生,那平均下来,相当于一个老师要兼顾多个学生,而大小姐的富人教育,是多个老师围绕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效果能一样吗,这起跑线,普通人就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林舒后悔问这种屁话了,给自己找柠檬吃呢。

    “其实小时候很累的,有很多私教课程,玩的时间被塞得满满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课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学弹琴,体操,绘画,很多很多吧,千语也是这样,她会一些舞蹈。”

    “德智体美劳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千寻笑了笑,“宋雨柔他们家更离谱,马术,潜水,美学,声乐,完全是贵族名媛的教育,她经常嘲笑我土鳖,前段时间还说我的车是穷鬼才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在心里啪啪抽了自己两耳光,我就不该挑起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他听的一头包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臭要饭的,立刻换一个话题,“那小时候你看什么电影,不会是那种看五分钟就能睡着的艺术片吧。”

    “电……电影?没有看什么。”白千寻慌了,小时候看的最多的,当然是何千语选的港式鬼片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可喜欢看电影了,尤其是僵尸片,我们那些小伙伴最爱看了,大家围在一起,经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大小姐听的后背发凉,制止道:“不聊这个。”

    难道要聊你们的上流生活?林舒不同意,继续说:“我小时候最爱看山村老尸,那个鬼叫什么来着,楚人美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千寻吓的小脸惨白,一拳打过去,“说点别的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死啊!”

    大小姐一吼,林舒怂了,“那就讲讲我小时候撞鬼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千寻被气笑了,“你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欺负我,我吓唬你一次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老板,我说不行。”

    气氛就这样变得轻松起来,她不得不承认,林舒那死皮赖脸不正经的样子,有时候是管用,能让她很快笑出来。

    心情也没那么慌张了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心理阴影闭口不提,要求林舒讲以前当保镖的事。

    编故事,他当然擅长了,“说起我第一次当保镖的时候,直接遇到了杀手界第一高手,他还有个绰号叫天荒地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接了订单,你躲到天荒地老,也要杀了你,最有耐心最有经验的天字一号,他就盯上我当时的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眨着眼睛,满脸好奇,“你老板为什么得罪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板抢了人家老婆,夺妻之恨,对方破罐破摔了,倾家荡产请来的最厉害的杀手,誓死要猎杀牛头人,碰到了初出茅庐的我,我也拼死保护我的牛头人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赢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赢了,输了我还能做你的保镖吗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上头,林舒当场化身天桥说书人,白千寻听的入神,小手挽住林舒的胳膊,一双眼睛透着纯真和可爱,像个好奇宝宝。

    有这么捧场的听众,林舒滔滔不绝,讲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最后啊,我一招大阴阳推碑手,直接打在他心脏上,他掉进了河里,我也受伤了,说来可惜呀,第一杀手生死未卜,我现在旧伤缠身,小姐你应该给我点医疗补助,我带伤工作的……小姐?”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白千寻居然抱着他胳膊,靠在肩膀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睡就睡呗,还流口水,几岁了。”他伸出手,擦了擦她的嘴角,软软的,像个婴儿。

    说了这么久,他突然觉得自己在哄小孩睡觉。

    睡前故事?这好像不是保镖的工作范围啊。

    好吧,和大小姐相处这么久,有时候她发脾气是很孩子气,林舒得哄着。

    慢慢把人放下,他帮白千寻盖上被子,打算自己去沙发上,想这时候占便宜,躺在一个被窝里?第二天她翻脸怎么办。

    福利那点事,运气好碰到就行了,保镖可别真得寸进尺,出事了就是大事。

    轻手轻脚的正要离开,白千寻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嘤的醒了,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出去。”她迷迷糊糊中,还在下命令。

    林舒挠着头,想起小孩子都这样,突然害怕了,身边必须有人陪。

    他干脆在地上铺了被,就地睡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阳光照进屋里。

    白千寻一夜睡的安慰,梦里不仅没有鬼,还梦见了武侠,主角居然是林舒,他演一个金牌镖师,护送她这位公主,一路日久生情,差点走火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剧情。”她打着哈欠,看了眼房间,居然是林舒的小屋里,她故意刁难保镖,给了他别墅最小的房间,这狭小的空间却让她睡的很安稳。

    算了,昨晚是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她走下床,看到了桌上有一张字条:昨晚哄你睡觉算加班,要付加班费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她撕了字条丢进垃圾桶,推开门又有一张字条:我知道第一张你撕了,我再提醒你一遍。

    “林猪!”

    清晨,别墅里传来大小姐的吼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