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53章高级金丝雀
    说谎带来的好处,总是让人惊喜。

    孙桐演一场车祸,换来了白千寻的愧疚和同情,如果不是林舒当场戳穿,说不定俩人关系真能恢复。

    而林舒此时的谎话,居然骗来了祝晚秋的善良。

    她笑得很温柔,像一个充满爱心的姐姐,“不用不好意思,其实我也是老城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?”

    人和人的气质是不一样,祝晚秋是一种养尊处优的气质,这能是穷人家养出来的?

    “老城区还有个百香书屋,小时候很多孩子都会去那里买书看书,我记得店里的老板从来不怕我们吵闹。”

    能提到书屋,林舒相信了,“我也经常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年龄比你大,小时候你应该没遇到过我,大家都是老城区出来的人,以后叫我姐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宵夜送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山珍海味,而是标准的健身餐,没有油腻和脂肪,补充碳水和蛋白质,明显是祝晚秋健身后吃的。

    林舒就这样白蹭了一顿,两人边吃边聊,说了不少老城区的事,也问了一些林舒的境遇,看得出来,祝晚秋平时似乎不怎么接触外人,难得有机会找人聊天解闷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十一点,他才离开了商场。

    整个商业区显得漆黑空旷,回到医院的车里,他把这事和好基友老余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边老余正和几个老大爷玩牌,回了一句:“有这种艳遇,我替你高兴啊,你这套卖惨效果真好,她对你完全没防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装啦,隔着屏幕我都感觉出来你馋了。”

    都是男人,林舒也不掩饰窃喜,面对庄小琪第一次勾搭,他会因为保镖身份克制一下,但面对祝晚秋,她外在的性感,她内敛的女人味,她眉目间传递的温柔,谁说不馋谁是太监。

    成熟女人最大的特点,就是让男人身体诚实,林舒的确脑子里有了很多想法。

    “照片发一个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照片,她不发自拍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低调。”老余笑了笑,回了一句:“兄弟,如果真是个人间尤物,那是个男人都有想法,我理解你,可这事我劝你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老城区出来的,现在竟然能开一家顶级的健身馆,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,你说她手上没有婚戒,也没有戴戒指的戒痕,什么身份不用我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老余的语音,林舒呵呵的笑了。

    没错,两兄弟想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祝晚秋八成是被人包养的。

    老余继续语音道:“被包养的也分很多种啊,便宜点的,一个月给个万八千的,稍好一些的,能换个车房之类的资产,但她直接白得了一个那么贵的健身馆,她自己的颜值身材也是顶配,谁能买得起?普通暴发户出不起那价,得是富豪,你是最了解富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花重金养着的高端金丝雀,碰不得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生哥点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像你说的那么极品,换了谁都冲动,幸好你今晚问我了,别冲动嗷,想解解闷找谁不行,别找那么高配置的,咱身份还是不够,以后和她保持距离吧,说不定她身边有人监视着,怕她耐不住寂寞,给老板戴帽子了。”

    林舒哈哈的笑了,这情况真有,保镖圈里偶尔有个刚入行的小老弟,会接这种小合同,不去伺候富豪老板,专门替老板盯着金丝雀。

    这工作不繁琐不累人,但贼特么考验保镖的意志,富豪的金丝雀质量能差吗,小保镖天天跟着,身体受不了,又绝不能有越界想法。

    属于工作强度不高,伤害性极大。

    艳遇还没开始,似乎要戛然而止,林舒躺在车里睡了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高级病房里,疲倦中醒来的南香,感觉头晕虚弱,一睁眼就是白色的病房,她疑惑间,白千寻坐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白总?”

    “你昨晚晕过去了,最近太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你就在医院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白总,我们失去何长安的合作,恐怕再也没法超过红泥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一家普通的公司,如今糖果的情况是很好的,秩序恢复,运营也走上良性循环,但也止步于此,不会有太多改变,而白千寻要的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小鹰需要尽快丰满羽翼,飞出牢笼。

    白千寻心里很急,但她不能无情无义,否则她和父亲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躺下,不许再动了。”

    南香身体虚弱的没什么力气,只能无奈的听从白总,“明天我出院。”

    “下周吧,何长安说了,他会帮我拖延时间,不会那么快选择合作,你最近太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必要,把性命交给你,我也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笑着拉住她,“别动不动就上升到生死,我只是需要你的能力,帮我实现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定。”

    这时林舒敲门进来了,他算准了时间,买了早餐送过来。南香猜出是林舒送她来医院的,平静的感谢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保镖就是救人于水火,你放心,我绝对没占你一丁点便宜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瞪起眼睛,“你敢碰她一根头发,明天你就失业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区别对待,同样是大小姐的左右手,南香是各种提拔重视,生病了亲自陪同,林舒就遭到各种嫌弃,巴不得他明天就辞职。

    “何必表现的这么明显呢,多伤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厚脸皮,伤人的话你也不痛不痒,走了,别打扰她休息。”

    人被白小姐拖出了病房,两人直接去了公司里,白千寻的办公室是有一个独立卧室的,里面什么都有,辛苦一夜,她打算稍微补充一下睡眠。

    林舒就惨了,在车里睡一晚当然不舒服,他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早上来上班的庄小琪看到了,微信上悄悄关心了一句,“小哥哥,没休息好吗,昨晚去谁家里被榨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在梦里被你榨干了。”

    微信**几句,是他们俩的日常,林舒说了没休息好的事,庄小琪帮他想了办法,“要不我帮你想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公司前台啊,平时会收很多快递,有公司定的东西,也有个人买的,前台旁白有一个小库房,没人打扰,非常安静。”

    林舒一听还有这好地方,立刻去了前台,他的保镖形象,因为白千寻的排斥,在公司里不太高大上,但终究是白总的人,会给个面子。

    前台小妹叫杨思,长得乖巧,一看就是个单纯的乖乖女,平时每天都能见到她,算是面熟的人了。

    她指着后面的门,“去那里休息吧,除了前台,没人能敲门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待会送你杯奶茶。”林舒躺在了安静的小库房里。

    杨思替他关上门,心里略微吐槽,这保镖到底算什么呀,电影是墨镜西装,林舒却让保镖的神秘感全无,像个跟班,动不动还偷懒睡觉。

    她刚回过头,突然就挨了一巴掌,脸上瞬间火辣的疼起来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也惊动了公司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男生指着杨思破口大骂,把难听的话全说了一遍,不仅如此,他拿出一叠准备好的纸,一把洒了满地,有人好奇捡起来,看了一眼就惊讶的捂嘴。

    而那男生还要继续动手打人,一旁的人立刻冲过来拉住他。

    清晨,糖果传媒就发生了一次混乱。

    白千寻被敲门声叫醒了,也许是流年不利,今年她遇到的倒霉事一件接一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。”她打着哈欠问道,结果敲门的人低头没敢说话,她皱眉道:“什么事?话都不会说了?”

    不是不会说,而是不方便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