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27章0语0寻 感谢惠梨梨打赏的玉佩
    挑衅一般的出现,何千语一见面就抱住了白千寻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,然后她笑着看向一旁的林舒,“新保镖还不错呀,到底是你的忠犬,还是你爸的走狗呢。”

    林舒愣了一下,坏了,这是骑脸输出。

    白千寻的脾气当然忍不了,可何家是今晚的主人,她不能和何千语吵架,不自然的假笑道:“今晚不说这些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要说。”何千语完全不在意周围人的眼神,故意刁难道:“我也是为你着想啊,让我和他聊聊,免得又遇到那种你一天去几次厕所都要汇报的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周围立刻有人偷笑了,让白千寻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富人场合是讲究体面的,谁也不会当众揭短,偏偏来个刁蛮不按规矩的主,何千语似乎还不够满意,要继续爆料什么,周围人退避三舍,在场两个脸蛋最漂亮的女孩要吵起来了,那一定很好看吧。

    白千寻在爆发边缘,被南香按住了,林舒见机拉住大小姐离开人群。

    谁知道走出大厅之后,白千寻气炸了,一把推开林舒,“不用你管我,你敢说你不是我爸派来监视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签的是保镖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什么保镖合同,我被人当众羞辱,你有做什么吗?完成我爸的任务,才是你要做的吧,滚。”

    这是白千寻的痛点,她忍不住对林舒撒气,林舒安慰道:“小姐,你有火可以对我发,但你质疑我的职业素养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维护你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维护。”

    林舒走到她面前,“维护老板面子的方法有两种,要么当众反击,要么背后找回来,今晚的主人是何家,你都不好和她吵,我更没法多嘴了,所以我选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收敛脾气,问道:“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舒把手伸到她面前,悄悄打开,一只小巧的小白鼠活生生在手心里,白千寻微微睁大眼睛:“老鼠?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厅里,人来人往中,他找了个角落,对着衣服最显眼的何千语,精准一丢,小白鼠直接掉进了她胸口里。

    何千语正喝着酒,突然感觉衣服里毛茸茸的,拉开衣领一看……

    大厅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,那声音白千寻太熟悉了,她看过去,何千语居然在当众撕扯着衣服,眼看着要把短小的T恤脱了,给大家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这举动太不雅了,何家长辈立刻跑过来制止她。

    何千语脸色难看的吼道:“有老鼠!”

    “千语,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老鼠,在我衣服里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这可是何家东道主的寿宴,满场的宾客在吃东西,你当众喊有老鼠,这是告诉所有人咱何家晚宴邋遢到养老鼠吗?

    听到的宾客,已经脸色难看,大大影响了胃口。

    何家长辈立刻把何千语拉回了楼上,估计下半场,要变成一一赔罪了。

    刁蛮小公主又是喊老鼠,又要脱衣服给人看,险些坏了自家的好事,直接被赶下场,今晚也不会再出现了。最关键的是,她喊有老鼠,可根本没人看见,何家小公主的胡闹,不是诚心恶心客人吗。

    白千寻看到整个过程的她,惊讶的眨了眨眼,这是什么旁门左道,是一个保镖该有的能力吗?

    林舒得意道:“小姐,对我这个专业保镖还满意吗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下意识的摇摇头,不气了,“你……哪来的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养的小宠物,其实也不是我养的,是我姐喜欢,今晚刚好带它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还有姐姐?”

    林舒意识到说漏嘴了,自己只是个高级打工人,无需透露家境,“额,我亲姐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又好奇道:“那老鼠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在我手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它还能认主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认,它脚上有根很细的绳子,我丢出去之后,趁着混乱又拉回来了。”林舒亮出手心,小白鼠完好回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丢那么准。”

    “练过呀。”

    “保镖要练习暗器吗?”

    白千寻突然想起了自导自演绑架那次,林舒就是当着她的面,用三颗石子,打倒了三个人,她当时以为是请的演员太弱,现在看来……是林舒的本事,超出了保镖范围。

    见多识广的名媛,本能的有了疑惑,林舒这人身上有疑点,又想不出疑点在哪。

    今晚看不到何千语了,不用再烦了,白千寻不去想那些心烦事,突然有点后悔刚才对林舒发脾气。

    大小姐又放不下脸面和保镖道歉,犹犹豫豫的表情,被林舒看穿了,他摆摆手,“没事的,我天生厚脸皮,百毒不侵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,“习惯当我出气筒了?”

    “你给点精神损失费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满脑子都是钱。”她嗔了一句,示意林舒和她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酒店的花园里,夜晚只能听到喷泉的水声,林舒主动问道:“其实今晚是突发事件,我没准备,资料里你的死对头只有宋雨柔,所以我一直防着她,没说何千语和你是敌人啊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无奈的皱起细眉,“她……不算是敌人吧。”

    白小姐一共有两大难,一个是宿敌宋雨柔,而另一个便是冤家何千语。宋雨柔和她的确是水火不容,是真的会释放敌意和手段的人,而何千语……和她闹别扭,和她撕逼,但始终没上升到敌人的地步,更像是一对冤家。

    她喝了口果汁,露出微笑,“你没觉得我和她的名字很像吗。”

    林舒一愣,“千语千寻……这名字有说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何千语同年同日生,甚至在同一家医院的产房里,那家富人医院当晚只有我们俩出生了,我们爸妈又互相认识,所以名字就故意起成了双胞胎,算是特殊的寓意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白千寻的年纪不大,卸下白总的形象,她更像是一个少女,坐在长椅上踢着双腿,白色的开叉礼服,让长腿一览无余,她看着夜空繁星,回忆起少女时代,“我和千语就像双胞胎一样长大,都是家里宠着的小公主,而且我们俩都没有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的母亲得了癌症,很早去世了,而何千语就比较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她比我惨一些,她爸爸自杀了,妈妈弃她而去,再也没来看过她,所以她爷爷很宠溺她,导致她脾气比我更差。”

    又是个没爹妈的人,和林舒一样,他下意识的想同情何千语,可转念一想,你们两个天生白富美,一辈子人上人,我同情个屁,我现在应该大口吃柠檬,就地酸死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现在怎么不是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何长安找了过来,见面便赔罪道:“千寻,可找到你了,是不是被千语那丫头气的躲在这了,我替她赔罪,她被惯坏了,不顾场合的胡闹,你比她早出生五分钟,当姐姐的包容一下妹妹,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不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何长安是何家第三代长子,是何千语的堂哥,基本内定的接班人,而今晚白千寻来,就是为了接触他。

    趁着他有歉意,白千寻适时的说道:“我想和你聊聊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精明的何长安立刻明白了,“好说,这事哥跟你聊,但今晚有点忙,改天你来我家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事情有眉目了,白千寻配合的回了大厅里,那些没说完的话,林舒也没法追问了,保镖不需要知道老板的故事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问了一句,“那以后面对何千语,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注意点分寸吧,她和宋雨柔区别对待。”

    林舒点点头,明白了。

    宋雨柔是不可控范围的危险女人,而何千语在可控范围的刁蛮小姐。

    热闹的晚宴继续,二楼的房间里,何大小姐却大发脾气,赶走了几个佣人,这时候,一个胡子花白,精神十足的老爷子推门进来,“乖孙女,谁惹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堂哥不让我看监控!我真的看到老鼠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别气坏了脸蛋,爷爷让你看。”老爷子回头吩咐管家,“带孙女去监控室,谁也不准拦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