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26章脚滑
    当天晚上回到别墅的白千寻,泡了热水澡之后,有些疲倦的想睡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发生的事,让她脑子混乱,千金小姐和保镖滚到一张床上,说出去那是一大笑话,不要以为富家名媛私生活乱,就可以随便乱。

    你爱找什么男人玩,可以,但保镖不行。

    富人身边的保镖,职能复杂,每个老板的需求不同,但核心内容是忠诚,和保镖发生关系,不仅是破坏忠诚,也是当老板的缺心眼,自降身价的丢人行为。

    白千寻擦遍身体,特意检查了一遍,确定没留下什么痕迹,然后不敢再想这件事了,有些事装糊涂比弄清楚更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,浴缸里的人擦了擦手,拿起一旁的电话,“南香?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总,你在干嘛,今晚的宴会不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宴会……何家老爷子的大寿!”白千寻蹭的一下从水中站了起来,拿起浴巾围在身上,电话里南香提醒道:“白总,我看到何家孙女也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千寻愣了一下,“那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一天的混乱,让她差点忘了今晚的重要场合,裹着浴巾她急匆匆的跑下楼,湿漉漉的脚丫,一脚踢开了林舒的房门。

    大小姐就是这脾气,找林舒从不敲门。

    种种细节,她都在折磨林舒,比如吃饭时候突然给林舒的碗里放辣椒油,早上起床时候,故意把一楼卫生间锁住,导致林舒没地方上厕所,又或者半夜睡不着,下楼把林舒踹醒。

    高强度军训,要让林舒受不了这日子,主动辞职。

    可惜林舒死皮赖脸,防御力比王八壳子还硬。

    “林猪!你……”踹开门,大小姐话说了一半愣了。

    卧室里,林舒赤膊上身,趴在地上单手俯卧撑,准确的说是靠一根手指支撑整个身体,夸张的姿势,让他上半身的肌肉绷紧,每一块肌肉都清晰得充满力量,滴着汗水的皮肤,在灯光下居然有些发亮。

    雄性气息十足的画面,让白千寻愣在那,惊讶的半张着嘴。

    平日林舒嬉皮笑脸招人烦,她根本无法联想到他有肌肉爆棚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小姐,怎么了?”林舒依然附身支撑着。

    白千寻回过神,下意识说道:“从来没见过你锻炼身体,原来是在房间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一个房间就够了,没那么多讲究,你有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她才反应过来,“哦,收拾一下出门,参加一个寿宴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我不知道的出行计划?”

    “你再多嘴,我踩死你!”她光着脚丫,一脚就踩过去,结果出浴缸的时候,没来得及擦干,脚下湿漉漉的,一脚打滑了。

    整个人突然滑到,呀的一声扑向了林舒。

    保镖不能的张开双手接住她的,可就在白千寻失衡的瞬间,浴巾掉了……

    林舒惊的下巴都要掉了,只感觉白花花的一片撞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小姐尖叫着,一拳打在林舒脸上,那叫一个不手软,当场就把林舒鼻子打酸了,哪怕是铜墙铁壁的身体,鼻子也是人体一大弱点。

    他疼的要哭了,怀里不着寸缕的大小姐,比他更想哭,挣扎着拳打脚踢,完全忘了自己此时全身都是福利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戳瞎你的眼睛!”她两根修长的手指直接戳过去,林舒可以确定,她真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大小姐的手,另一手捡起浴巾,火速帮大小姐围住,算是一波自救,得到了遮挡,白千寻才停手消了火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发火?

    她当然是用暴脾气来掩饰社死级别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气不气,你一拳打我鼻子上,人体在剧痛的时候,本能的会闭上眼睛,刚刚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林舒开始胡编乱造,一时间唬住了白千寻。

    发火过后,她又满脸委屈,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,为什么会滑倒啊?小拳头又打了一下,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,都怪我。”林舒慌了,像哄着孩子一样,任由大小姐捶打,得让她把火发出去,把面子找回来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哄着哄着,就变成他一手搂着白千寻的肩膀,拍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小姐,仅有一件浴巾防御,整个人都在林舒怀里,林舒甚至能感觉她身体的肉感和体温,雪白的皮肤也因为尴尬,变得粉红,像一颗熟透的樱桃。

    这对林舒是巨大考验,他必须承认,白千寻那又纯又欲的脸蛋,是男人无法拒绝的存在,在富二代圈子里,也有不少阔少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他要不行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没摔坏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她打累了,才意识到自己只有浴巾,脸红的站起来,丢下一句准备出门,就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林舒松了口气,他也只穿了睡裤,再抱一会,就要变身三足野兽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白千寻发现了,当场能切了他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人火速赶到了一家酒店里,宴会开始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富人的宴会分很多种,上次蒋宇的生日,规模不大,是一群同龄二代一起吃喝玩乐的场合,而这次何家大摆寿宴,则是众多富人齐聚的大场面。

    临海市有头有脸的富人,都会来祝贺,这是一次重要的社交场合。白千寻来参加,也是为了如今的人脉,公司刚走出泥潭,急需合作扩大业务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,一身黑丝制服的南香早早等候,白总一下车就告诉她今晚有什么人来了,有谁是可以谈合作的人。

    林舒跟在两人身后,一起进了富丽堂皇的酒店。

    一进屋就被阔气的场面惊到了,巨大的正厅中,有一只老虎在笼子里酣睡,而且那是真的老虎……

    富人养宠物,的确什么都敢有,林舒上一个老板,就有两只黑豹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回头说了一句:“何爷爷是属虎的,今晚生日的主角。”

    林舒好奇的看了几眼,那老虎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,完全不理会四周围观的人,而那些富人根本不害怕,反而靠的很近,对着老虎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他们才是这世界食物链的顶端,那些野兽在富人手中,不过是宠物……

    林舒调侃了一句:“不会是要杀一只老虎,现场吃虎肉吧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没可能,他们是世上最文明的人,但野蛮起来,活人都敢吃。

    白千寻已经丢下保镖,带着南香去人群里应酬了,富人圈子里,白、宋两家都是很有面子的,今晚宋雨柔没来,也算让白千寻少了点麻烦。

    她拿着果汁,和几个人攀谈着,南香负责察言观色,偶尔提醒几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咱们不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尴尬的笑了笑,“我最近不想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去找何老爷子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要找何长安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身后突然传来笑声:“千寻,听说你又换了保镖,你爸爸的眼线是永远甩不开了吗。”

    开口就戳中了白千寻的痛点,她咬着牙握紧酒杯,强压下怒火,回头微笑道:“千语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特意来看你的。”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走了过来,她咬着棒棒糖,耳边是一对夸张的圆耳环,下身的超短裙,短到稍微有一阵风,都能让人看到什么,一双运动长袜刚好到小腿,全身都充满了青春无敌的气息。

    人是够漂亮,只不过,这场合哪个不是西装礼服呢,她这身打扮,就像进错了片场。

    可没人能说什么,因为今晚的东道主就是何家,她是何家的小孙女何千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