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 > 第25章红中 红包章节先到先得
    床上的人居然是白千寻,林舒只感觉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专业保镖的心理素质,此时被劈成了粉末,他僵硬得几分钟没敢动。

    此时房间的凌乱场面让人不敢呼吸,一只高跟鞋在地上,一只在床头,林舒的衬衫在床底下一角,白千寻的裙子干脆挂在浴室门口,到处散乱的衣服,完全没有逻辑。

    镜子一样的房间更是公开处刑,无论看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用躲了……这场面装什么傻啊。

    保镖居然和老板睡在了一起?

    这特么是职业大忌!

    会直接被开除的!

    林舒实在不能接受职业生涯犯这种错误,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悄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,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在白千寻没醒来之前逃走,也许大小姐就什么都不知道,这事就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保镖做事滴水不漏,林舒穿衣服过程中一点声音没有,也没有惊醒床上昏睡的人,走到门口他长舒一口气,就差开门这一步了。

    开门会有声音,他只能赌一波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开门的瞬间,门突然被敲响了!

    “千寻,醒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林舒瞬间被吓到崩溃,是哪个神经病在敲门啊!他想骂人,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透过门镜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个黑裙女人,她手里拿着一支细长的女士烟,眼角有一颗明显的泪痣。

    宋雨柔!

    这特么到底什么鬼!

    宋雨柔像是要故意吵醒一样,不断的敲门,也敲碎了林舒心里最后的侥幸。

    他屏住呼吸,走出玄关,悄悄看向了大床,结果刚探出头,就和白千寻四目相对,她裹在被子里,惊的全身一抖,眼睛瞬间瞪的更大了……

    她长大嘴巴要叫出来,林舒抓耳挠腮的示意她门外有人。

    白千寻强忍着震惊,捂嘴小嘴,一双眼睛喷出的怒火简直要杀人,林舒一脸苦逼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就这么尴尬了一分钟,门外不再敲门了,高跟鞋敲着地面,声音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“啊!”白千寻终于忍不住尖叫,“林舒!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她裹紧被子,要不是光溜溜的,她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暴打林舒,“你个王八蛋!这次你还有什么解释的!你被开除了!”

    开除俩字,让林舒后背发凉,白老爷知道了,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。林舒赶紧找借口,“小姐,不对劲啊,刚刚敲门的是宋雨柔。”

    发怒的白千寻,正拿着枕头要丢出去,愣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是她,她声音你听不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眨了眨眼,这时候电话刚好响了,林舒拿起电话递过去,她一看居然是宋雨柔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千寻,醒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,经理告诉我说白小姐昨晚喝醉了,住在了楼上的客房里,我一早就来关心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经理,这是你的店?”

    都是老对手了,手里有什么东西略知一二的,昨晚吃饭的地方并不是宋雨柔的店,白千寻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宋雨柔轻声笑了,“这家店的食宿我都很喜欢,上个月刚买下来,所以我现在是新老板,你昨晚搞包场这么大的动作,经理自然通知我了,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喝醉……和保镖进了一间房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犹如一记炸弹,轰的一下把白千寻炸的脸色惨白,她眼神冰冷道:“所以,你让人在酒里下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给贵客下药,我这店会关门的。我也不知道你昨晚喝了什么神奇的酒,醉的那么快,连强壮的保镖也跟着醉了,我什么都没做,却白得了一个看热闹的机会,哈哈哈。”宋雨柔没忍住,放声大笑,得意的调侃道:“千寻,你这保镖太不合格了,犯了最低级的错误,你不是整天想辞退他吗,现在机会来了呀,缺证据的话,我可以给你走廊的监控哦。”

    “宋雨柔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!你想把事传出去对吧!”

    “未必哦。”宋雨柔阴阳怪气道:“我这人不乱说话,你如果没开除林舒,那说明他没犯错误,我就不会胡乱传你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呯!

    手机砸在了墙上,屏幕当场粉碎。

    大小姐气炸了,宋雨柔摆明着要白千寻把这倒霉事生吞硬咽下去,犯错误了,当然要开除林舒,但她开除的话,第二天整个圈子就会知道,白小姐身边的强力保镖和她睡了,才被开除的。

    她会成为圈子的笑话,白老爷捧在手心的女儿,居然被保镖偷吃一口,老爷子也会发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除非她不开除……

    宋雨柔就不多嘴。

    林舒罚站了半天不敢说话,他一时间想不出办法为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白千寻突然喊道:“你!记得……记得昨晚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啊!”她纠结的恼怒道,因为她也没记忆了,可房间里衣服凌乱的场面,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林舒尴尬的挠着头,醒来的时候,大手可是摸着什么了,那叫没事吗,说明昨晚喝醉绝对比这尺度大。

    “你开除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认输了,可白千寻更不爽了,气的脸红,“你说的不算!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林舒老老实实的出去了,在门口罚站,突然愣了一下,什么叫我说的不算?

    房间里,白千寻心情纠结得仿佛被一千根绳子缠住,怎么都找不到解开的方法,白皙的小脚丫踩在地毯上,一件件捡起衣服,越捡越脸红。

    穿好之后,她立刻掀开被子,检查床单,确定没有红色痕迹,心里才悄悄松了口气,至少最后一关是没发生。

    应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大概是被宋雨柔气到无路可选,白千寻居然觉得有点侥幸。

    房间里发生什么,只有她有资格定义,她说没有就没有,宋雨柔胡乱传言就是污蔑,所以宋小姐也在等她的处理结果。

    关键就是在于是否开除。

    不开除的话,白小姐就要被迫忍下这次吃亏,白占了便宜的保镖,还会继续留在身边工作,想想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怎么选都是毒,她只能选轻一点的。

    于是,她打开了门,抓着林舒的衣领拖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林舒,待会我们俩走出这房间,这里发生的一切就不存在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林舒瞪大眼睛,还以为自己要滚蛋了,没想到大小姐给了机会?

    见保镖发呆,白千寻气的脸红,“想什么呢!听懂没有!”

    “听懂了!”

    “滚!去车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林舒如获大赦,飞速跑下楼,他大概不知道,必死的局面是宋雨柔给的机会,如果她没有意外得知昨晚的事,就不会来故意恶心白千寻,那林舒现在就滚蛋等死了。

    种种巧合撞在一起,林舒成了最幸运的人。

    留在房间的白千寻,正在浴室里整理头发,整个浴室居然是磨砂玻璃,她心里暗骂一句,绝对是宋雨柔的狗屁经理,故意安排的情趣大床房。

    整件事都是你赢了,宋雨柔,你成功的恶心到我了。

    白千寻忍着恼火,正要离开,突然发现浴室的地上湿漉漉的,水渍未干,她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,结果看到了花洒下的地面,满地的头发,有长发也有短发,是两种头发混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白千寻足足愣了半分钟,绝望的捂住脸。

    天呐,不会是一起洗澡了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