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我在远月玩穿越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精神上的枷锁
    帐篷内只有雷德、江羽和昏迷的税务官。

    “你快和他们说说,让他们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税务官应该没有看清他们的脸,只要跑远一点,就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对外说是山贼,凭借我在上面的关系,应该暂时能把这事拦下来。”

    雷德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税务官没有受什么重伤,四肢完好,虽说晕了过去,但没有生命危险,这是唯一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一旦税务官死在这里,为了保证自己的颜面,领主定然会派出士兵前来探查。

    虽说这种偏远地区不会有强大的帝具使,但臣具使,总归是有一两个的。

    开国皇帝曾经召集全天下的工匠,以举国之力,收集超级危险种的素材,附以奥利哈钢、大量失传的秘术,开发出四十八件无法复制的武器,并称之为“帝具“。

    后来的皇帝想仿照开国先皇的壮举,也尝试制造帝具,但是却一直无法超越从前的武器,因此皇帝视之为耻辱,于是便讽刺这些武器为臣具,并将其封印了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悠久的岁月之后,臣具被人重新取出来使用,虽然性能比不上帝具,但是其威力也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臣具的数量远胜帝具。

    如果臣具使出手,即使是雷德这种身经百战的退役士兵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巴鲁特斯族虽然人人习武,但也绝对不是臣具使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了,你和村子怎么办。”江羽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领主大人不至于这么残暴。”雷德拍着胸脯说道:“好歹我也是从帝都过来的人,这点面子他们还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样说着,但雷德心里并没有底。

    强龙不压地头蛇,在帝都,他确实有几分路子,但这里相隔帝都实在是太远了,他和村子的命运,全都在领主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这种被人捏在手里的感觉很不好受,但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况且,即使巴鲁特斯族留在这儿,也不会对情况带来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阶级观念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每一个帝国人心里,即使是面临如此险境,雷德也没有想到举旗反抗。

    他尚且如此,村民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很可笑吗?”江羽负手而立,瞥向昏倒的税务官,“只因为他一个人,我们就不得不离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居住地,过上逃亡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明明是他挑事在先,他和你还有村民到底有哪点不同?”

    “他是能使风调雨顺,年年作物丰收?还是说,他才智双全,是千年一遇的人才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,那到底是什么,让你如此惧怕他?”

    “你管这些干什么!”雷德忽然大吼一声,“你到底知不道知道事情有多严重!”

    “要是今天这事处理不好,我们人头都要落地!”

    “是武力吗?”江羽轻笑一声,“是他背后的武力和权势让你害怕?”

    “那么...”江羽神色肃穆,身上发生一种奇异的变化:

    原本乌黑的短直发在顷刻间变得雪白,却不是那种没有活性的苍白,而是一种闪烁着银光的神秘亮白。

    本就光滑皮肤变得更加光滑细致,远远望去竟是有白瓷般的质感;这样纯净至极的白色与他背后浮现而出的漆黑求道玉放在一起,营造出了强大的视觉冲击感。

    一身纹有神秘勾玉图案的白色长袍覆盖全身,样式简洁却有种独特的质感,这是由六道之力凝结而成的阴阳遁产物;

    而江羽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根通体漆黑、浑然一体的权杖,这是由求道玉变形而成的武器。

    他被无形的力量托起,漂浮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、压倒性的气势从他的双眸之中传来,让雷德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雷德张大嘴巴,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“雷德。”森严的声音从高处降下,无处不在,有人在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语言古奥森严,雷德从来没有听过,但他偏偏就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海出现在他眼前,四面八方同时在落日,霞光同烧天那样通红,唯有一颗参天巨树撑起,立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它是那么的高,高得仿佛与天空相连,雷德只能隐约看到树顶之上,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难以言说的影子,仿佛融在霞光里,风吹动他的衣摆和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见过最强的人,谁更强?”

    声音在天海间回荡,那是真正的至尊!

    雷德参加过帝都的阅兵仪式。

    布德大将军,帝国军最高指挥官,统领宫殿的近卫军,被誉为“帝国最强”,曾经在仪式上展现过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帝具:[亚得米勒]——布德大将军身上装备的甲胄型帝具,能召唤强大的雷电。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动作,漫天的雷电四射,宛如暴雨一般,横扫以布德将军为中心的百米的范围,在这个范围之内的靶子,纷纷被电成了焦炭。

    所有参加阅兵仪式的人,都被这雷神降世的一幕所震撼到。

    然而,布德大将军的力量只是视觉上的冲击,和眼前直击灵魂的画面比起来,就像是孩童的过家家一样可笑。

    雷德忍不住匍匐,身体发颤地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刻在灵魂深处的奴性激发出来,他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是主!是主的教诲!

    “直视我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压力如千斤巨石压在雷德的背上,让他的膝盖贴在地面上,连额头,也在朝地面贴近。

    雷德想顺从声音抬头,然而那如山岳般的压力,却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越是不起反抗的心思,压力就会越大一分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垂怜,雷德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,他又回到那个简陋的帐篷,只是,白色的神祗还漂浮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江羽摇头,缓缓降落,变化为平时的姿态。

    帝国人的奴性实在是太深,精神上的枷锁远比肉体上的难办,没办法,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。

    “你先看看这个吧。”江羽把之前编些的纲要递给雷德,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,我会尽量为你解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