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445章 单身,不单纯
    休假结束,小琪精神饱满的回到了公司里。

    导师作为过来人,一眼就看出了变化,这叫做心里和身体双重解压了,她把小琪叫到身边,趁着四周没人,小声问道:“前几天是和男朋友吵架了,所以状态不对。”

    小琪低下头,“我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和我说没关系,也不要让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女团偶像,是荧幕前满足粉丝们的幻想,私下里她们不可能清心寡欲,一出道就是几年甚至贩卖了整个青春,真指望个个都是尼姑,才是幼稚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层默契,谁也别捅破了就好。

    女导师并不会严格要求每个团员,但会要求她们处理好,别出问题。

    眼前的庄小琪,收拾得干干净净,头发不乱,脖子没草莓,身上的香水味也是常用的那一款,不留痕迹不留气息,说明她懂规矩,导师就不计较。

    “小琪,你只要好好努力,我会争取给你要一个跳舞的C位。”

    “您对我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也是一步步熬过来的,做了一辈子绿叶,不想你也走我的老路。”

    刚刚幽会回来,好运就这样来了。

    庄小琪开始相信了,林舒是给她带来好运的人。

    但另一边的林舒,可没那么开心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疲倦,铁打的身子骨居然有点腰疼,惨遭好基友老余的嘲笑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的身体素质有问题呀,是不是太久没训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庄小琪可是练舞蹈的,那功夫那节奏……算了,没法和你解释。

    林舒反问道:“你的桃花运呢,叫杨玲玲的妹子怎么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期末复习了,我也不打算让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有时候真是奇怪,太好的觉得配不上,不太好的,又觉得配不上自己,不上不下的,人家也看不上你,相亲市场里,你这样的最难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活该我单身啊,还好我的好兄弟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是单身,但我不单纯。

    白天,两兄弟去了医院,一起看望了林雅。

    老余其实不常来,因为林舒不在的那几年,他来的太多了,对医院的消毒水味开始反感了,没人喜欢这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林舒提起花姐来过一次,老余突然反应过来了,“去岛上救你那次,是花姐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找她帮忙是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答应她什么条件了。”

    老余心事重重道:“有点奇怪,她说她可能要被杀,所以需要我的时候,要我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舒也遇到了同样的要求,“她好端端的,为什么有人杀她?”

    老余发出了致命的一问:“那你希望她死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秦梦在门口敲了敲门,把林舒叫了出来,说了几句话,林舒便跟她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下午是假情侣的时间。

    林石的去世,推迟了他们俩的婚事,现在该提上日程了,秦梦觉得这事早办完早安心。

    下午,秦山海的张罗之下,两家第一次家长见面了,这事林舒也是支持的,大伯痛失爱子,现在心情消沉,他几乎是顶替了堂哥的存在,那就用这件喜事,冲淡悲伤的气氛,让大伯有个心里寄托。

    假情侣,都要安慰各自的家长,继续善意的谎言。

    于是,大伯和嫂子夏烟雨都出席了,两家人一起在秦梦家里见了面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冬天的气候不好,还是秦山海的身体开始衰老了,他不如之前有精神头了,也让秦梦心里有点小小的难过,她是医生,她知道爸爸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叔叔他是不是没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“从来不出门,怎么会休息不好,和我预想中的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没再多问,怪不得秦梦在年初就拉上林舒演戏,她预估的时间,差不多就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餐桌上,两家人和和气气,大伯那憔悴的脸色,难得看到一些笑容,他直言不讳道:“林舒和小石太像了,他们兄弟个子差不多,肩膀一样宽,光看背影,有时候我都会认错,现在看到他要成家了,我心情舒坦一些,想起当年小石结婚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夏烟雨尴尬的制止了公公的话,“爸,今天不提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秦山海主动说道:“不碍事的,以后都是一家人,我知道你们林家都是好人,小梦和我夸过很多次了,他们俩会给你养老的,这事我替他们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哪能耽误孩子的生活,能来看看我,陪我聊聊天,我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长辈互相客气攀谈。

    秦梦小声问向夏烟雨,“嫂子,看你气色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忙起来,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发的朋友圈,你最近有加班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多要了些课程,我想让自己忙起来,回家里的话,难免睹物思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两个女人下意识的看向了林舒,想起刚刚大伯的话,他的确和堂哥很像,长相有六分相似,更重要的是兄弟俩身材太像了,只是林舒更强壮一些。

    秦梦调侃道:“之前有一次去大伯家里,我也差点把堂哥认错成林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喝醉的时候,林舒来看我,我以为是幻觉了,看到林石了。”夏烟雨无奈的摇摇头,不去想这些了,“你们俩的婚纱照,待会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效果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秦梦也没想到,自娱自乐的拍了婚纱照,在后期处理完,居然以假乱真,和婚纱摄影的水平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长辈在喝茶聊天,年轻人便去了卧室里,一起翻看照片。

    这场骗局,在一发不可收拾中,朝着最戏剧的方向发展,他们俩真得搞一个婚礼仪式了,就算朴素一点,也得有长辈敬茶之类的。

    秦梦已经买好了一套中式新娘妆,俗称的敬酒服。

    她问向林舒:“演到这份上了,我要负全责,到时候会给你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俗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多少。”

    十二月末尾,在看似喜庆中,有些事该爆发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