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435章 来自丈母娘的眼神
    夜晚,雷婷带着背包回到了船上,她没有当场检查,是怕手下们看到。

    等回到办公室里,她才打开了背包,要亲自销毁,结果里面没有东西,只有一个遥控器,和一张纸。

    她打开了那张纸,居然是一张铅笔的素描画,画了一朵黑色的玫瑰,下面写着:送给你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愤怒的雷婷,一刀劈开了铅笔画。

    被耍了……

    老虎和林舒都带着偷拍的视频逃走了,那么李家所谓隐私安全,也即将彻底曝光。

    这比抢夺生意更加致命。

    这一晚,白宋两家很默契的找准了要害,在李家背后狠狠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雷婷火速把事情告诉了李金蝉,另一边的天机号,船主于蔓蔓还不知道入侵者到底做了什么,只知道有人潜入进来,又逃走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雷婷的敏锐,发现了那无人机,恐怕李家要等到对手曝光了,才知道遭到暗算,到时候想去公关,恐怕也是手忙脚乱,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,还能有一手提前的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,让李金蝉大为恼火,因为李家哪懂什么公关啊,他们的生意本质是隐私平台的提供者,几代人都抱着铁饭碗,没经历过和富人之间的矛盾,更没有什么精英人才。

    就如白、宋两位家主的评价,海盗终究是海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的阳光照在一栋别墅上,那别墅很奇怪,铁门用复古的锁链锁住了,院子里有几株杂草,看起来像是没人打扫也没住的样子,最古怪的是别墅的门窗,都是铁板挡住,整个房子像一栋严密防御的堡垒。

    没有阳光,人的生物钟会失去对时间的判断。

    二楼的卧室里,一觉睡到了中午,林舒才缓缓睁开了眼睛,发现屋子里还是漆黑一片,以为是自己醒的太早了,天还没亮。

    打开了床头灯,他下意识的要翻找手机,才想起来裤子在楼下的沙发上呢……

    昨晚又是一个肆无忌惮的夜晚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每个人的风格是不同的,祝晚秋更温柔体贴,韩玉则小家碧玉,而被宠溺得顽劣的何家大小姐,大概是更疯一点。

    林舒揉着眼睛,感觉到怀里软软的人,正紧贴着肩膀,睡的很沉,口水都流在他身上了,小公主的纯情脸,在安静状态下,有着少女的纯真质感,如果只看脸,直男们一定会被她的单纯脸蒙蔽,因为她睁开眼就是小恶魔,最擅长的就是折腾人。

    都说相由心生,外表和行为有这么大反差的人,林舒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着那白里透红的脸蛋,轻手轻脚的把人从肩膀上挪开,放在了一旁的枕头上,按照以往,睡眠质量极差的何千语,会瞬间醒来,所以何家佣人,得知大小姐在睡觉,根本没人敢进她的别墅里,生怕一点声音,打扰了她。

    但林舒就是她的解药,她此时睡的很香,根本没被惊扰。

    走到楼下,放松的洗了一个澡,沙发上满地的衣服,是昨晚的第一次战场,林舒捡起地上的衣服,从兜里摸出手机,才发现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窗户全都被铁板封闭了,完全不知道时间变化。

    “几点钟了?”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楼梯上,出了一对白皙的脚丫,何千语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走下楼,粉色的长发充满叛逆,等她整个人走下来,林舒尴尬的拿起浴巾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小姐啊,你穿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又没别人,你又不是没看过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假正经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呛了林舒。

    嘴上说素觉,等进了别墅里,没有一张画面是正经的。

    披着浴巾,她懒懒的坐在林舒怀里,拿起桌上的手机,外放的声音,下的林舒一抖,他目瞪口呆,“你……你又玩起你的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存在书房的电脑里了,你要看看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归说,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好奇,林舒发现自己的确假正经了,他当然想看看了,毕竟他是男一号出演,不知道表现的怎么样。

    何千语坏笑着,“你也有兴趣了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饿了吧,我给你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做了,待会直接去妈妈那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上午睡觉,到中午醒来,下午去陪妈妈,大概就是何千语的一天流程。

    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,便离开了这栋秘密别墅。

    跑车开向市区里,林舒好奇道,“你这栋别墅,就算隔绝了信号,何家人会不知道吗?你的钱都是家里给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别墅不是我的,也不属于何家资产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我姐姐的一个朋友,和我也算朋友吧,我们脾气都很怪,她叫尹轻眉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糖果传媒的幕后大股东就是她呀。”

    糖果的诞生,是尹轻眉和宋雨柔合资,其中尹轻眉出资更大,是真正的老板,也有了后来聘用白千寻,开始了一系列的争斗,踢出王权,宋雨柔也跟着退出了股份,白千寻获得了持股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这位朋友,这么大方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尹轻眉?她当然大方了,我和姐姐上头还有家里长辈呢,又不是说话算的人,尹轻眉亲爹已经没了,她现在亲手掌握了尹家,是真正的一家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论等级,是比你们两姐妹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论长相,她就输的很彻底了,她长得很丑,爸妈关系不和,小时候经常被人排挤,导致她脾气很怪,我都不敢和她走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好伺候,佣人讨厌我,尹轻眉是有一点变态,听说她现在很喜欢找个男模回家里,然后用鞭子打。”

    林舒听的头皮麻烦,服务于富人多年了,变态的事见过,也听说过很多,毕竟贵圈真乱嘛,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,一个千金小姐,能有这种癖好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对比,何千语的癖好还算友好一些……

    拍就拍了吧,又没第三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林舒很快就要面对第三个知情者的审问了。

    中午一过,两人一起到了蜂窝楼,乔装打扮的何千语,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只能看见一双眼睛了。

    开门之后,她跳着扑进妈妈怀里,几乎是天天见面,她还是这么黏着母亲。

    方婉笑着抱住女儿,看到她和林舒一起出现,心情有点怪。

    随后是和和气气的吃了顿下午饭,情况还是老样子,妈妈一口一口的喂饭,何千语退化成了幼儿园熊孩子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,林舒蹭饭太多,觉得不好意思,想下楼去买点东西,表达一下友好。

    被方婉叫住了,反而吩咐何千语出门。

    “冬天了,妈妈没准备鞋子,你知道大小,帮我去买一双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何千语拉着林舒要出去,被母亲阻止了,“别让麻烦客人了,你自己去吧,你舅舅那边有的事情,我想和林先生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去了。”

    女儿就这样被支开了。

    林舒以为是方馆主那边有事,结果方婉的眼神,不似往日那种温和了,反而是母亲身份的审视。

    说白了,是丈母娘气场。

    舒哥毕竟也是过来人啊,见过韩玉的母亲,也见过秦梦家长,他一下子就懂了,心里也慌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说明,方婉发现了他和何千语私下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方阿姨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儿太依赖我了,在我面前什么心眼都不留,你看。”她当着林舒的面,打开了何千语的包包,安全用品就在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