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412章 悲凉的心
    终于主动提起了功夫的来源,这是雷婷事先说好的,她输了就会告诉林舒,现在算是兑现承诺。

    午夜的海风,冰凉的吹过来,忍着小腹伤口的疼痛,雷婷无力的靠在石头上,“我和盛昆仑的确是同一个师父,他姓武,大家叫他武伯,他曾经亏欠过李家人情,在我父亲的要求下,我师父必须在李家四个子女中选一个徒弟,传授霸王功,偿还人情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为什么不是李金蝉?他人高马大,身材硬朗,简直再适合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伯说,我哥戾气太重,霸王功从来不是蛮力,更不能让心性暴力的人去学习,否则第一个反噬的就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退而求其次的选中你了?”

    雷婷笑了一下,“你也许理解错了,并不是因为我哥不合适而选中了我,而是武伯第一眼就看中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也不理解,但我爸爸让我去学,我便去学了,武伯告诉我,选中我,是因为我天生骨相极好,是习武的好根骨。”

    林舒点点头,他也这么认为的,雷婷身材均匀挺拔,双腿有力,骨架上看不出任何瑕疵,是一副比例非常优质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我个子高,骨头硬,武伯说我是女孩子当中,难得一见能适应霸王功的人,但并不能完全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体力不够,盛昆仑什么身材,你应该见过吧。”

    林舒呵的笑了,那家伙完全是一个大块头。

    “每次我都会超负荷,就像现在这样,我累的一动都不想动。”

    林舒想了想,提醒一句,“你的霸王功,好像不是完整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了?你和盛昆仑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熟……一起吃过烧烤。”

    雷婷知道,在自己之上,有一个大师兄叫盛昆仑,如今很有名气,甚至被称为中原第一。

    好吧,也许不能叫做师兄了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苦笑道:“我只叫他武伯,并没有叫师父,因为他不承认我,也没有把所有功夫教给我,我学来的霸王功,是残缺版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完全传授衣钵,就可以不认雷婷是传人了。看得出来,武伯只为还李家一个人情,根本不想再扯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所有,小雷婷当年刚刚对师父有了依赖,有了崇拜和好感,就被抛弃了,自此再也没见过武伯,那时候的她,心情很受伤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是女儿身,练不好霸王功,才被师父嫌弃,她默默苦练了多年。

    多年之后,她练的很强了,但人也长大了,知道为什么被抛弃了,那不过是一场交易,从来不是什么师徒情分,她误会了而已。

    落寞,是雷婷今晚的气质。

    她没有了平日里那份冷酷女海盗的威风,更像个迷失在大海中的孤独灵魂。

    此时,大概是深夜四点钟了,也是一天温度最低的时候。

    两人意外流落荒岛,心情倒是一点不慌,知道会有人来救,心情上更像是找个地方散心,只不过闯到这处小岛上,是临时起意,准备不足,雷婷还意外受伤了,她现在有点冷。

    快艇上的物品里,有一个包好的睡袋,看得出来,海盗们对这些求生用品准备的很齐全,时刻提防海上的意外。

    林舒帮雷婷脱掉了一双过膝的长靴,因为靴子已经湿漉漉的,会影响体温,一双长腿伸出来,林舒感觉到她冰凉的腿,下意识的用手帮她盖住。

    雷婷似乎没在意,甚至没在意有多冷,大概是心情更冷吧。

    她任由林舒把自己的双腿抱在怀里,帮她恢复体温,还调侃她,要不要把腿架在火上烤烤。

    “林舒,你有过女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?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正摸着她的双腿呢,突然问这句话,搞的林舒以为气氛不对了,雷婷根本没看他,双眼直视着黑漆漆的大海,“我这里真的很大吗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确实,我经历过的不多,但你绝对是发育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就没能学到全部的霸王功,十几岁开始发育的时候,我一开始没注意这个问题,每次身体失衡,都以为是自己基本功没打好,后来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等她发现失衡的原因,已经是十八岁以后了,说白了,发现晚了,对于执着于习武的雷婷来说,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,那时候她还幻想着,自己练好了,才能对得起师父。

    她当时心情郁闷了很久,甚至有点暴躁,大姐李三诗找她私下谈心,得知了妹妹恼火的原因,送给了雷婷一套束身衣,从那以后,雷婷便长期穿着这一款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雷婷姣好的身材,被人羡慕的丰满,反而成了她天生的弱点,导致她的霸王功受限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我改去练刀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聪明,有霸王功做基础,你练刀的精进应该是飞快的,而且不会受到失衡的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如果用兵器打,你今晚不会发现我任何破绽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了笑,“那你现在承认了,你故意选择徒手决斗,在故意求败。”

    雷婷平静的点点,她正面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李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又在说什么谜语。

    杀伐果断的雷婷,如今显得很矛盾,忠心于李金蝉,但又私下联系了林舒。活捉了入侵者林舒,她却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是囚禁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种种矛盾行为,让林舒隐隐猜到了什么,他突然觉得,故意被雷婷囚禁的这几天,不白来。

    现在摸着大腿了,今晚不亏了。

    雷婷身上实在没穿什么衣服,只有贴身的两件,好看是好看了,性感有福利,但十二月的半夜四点钟,还在陷在了海上孤岛,可想而知是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海风轻轻一吹,就要把人体温给吹没了。

    林舒担心雷婷小腹的伤出问题,要求她别硬撑了,老老实实躺进睡袋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子骨硬,撑一晚上没问题,明天你的手下就会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舒也有点愧疚,自己开船选错了路,颠簸在礁石上,才导致雷婷被刀刺伤的。

    把人扶送进睡袋之后,冰凉的手突然拉住了林舒的胳膊,“你也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介意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介意,你全身上下,有我没看清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林舒哭笑不得,那几天囚禁,真有点丢人,但现在我都给你找回来,他也不废话了,脱了裤子,钻进了睡袋里。

    两人挤在一起,确实有些拥挤了,但好处是两人的体温聚在一起,能够互相取暖,让寒夜不至于过的太难受。

    “没挤到你伤口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近距离的看着雷婷的脸,愈发的觉得这女人有味道,是一种杀气和成熟的美,一张御姐的脸蛋,加上左眼的伤疤,让她有着生人勿进的威严。

    但林舒现在靠的她很近,近到身体贴在一起,正面感受到了气球挤压的窒息。

    稍微获得了体温之后,雷婷似乎疲倦的想睡了,她闭上双眼,静静的靠在林舒怀里,“我姐派你来的时候,是不是告诉你了,我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你姐就是我的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她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什么都被她猜到了,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输给林舒,而是输给了李三诗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,从眼角滑落,刚落在了林舒肩膀上,他惊讶的看着怀里的人,那么强硬霸道的女海盗,怎么哭了?

    “雷小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怀里传来悲凉的哭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