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385章 猪队友
    突然出现的李如月,反而成了林舒的救星,也成了雷婷的猪队友。

      她当然要先救人了,被迫放弃了干掉目标的机会。

      结果林舒反过来干扰她,纠缠住了雷婷。

      “别走啊,继续打,是活捉还是杀头,尽在眼前了。”

      “你滚开。”

      一刀甩开腰带,雷婷大喊道:“来人!挡住他!”

      话音刚落,几个身材精壮的手下出现了,个个手里拿着刀,林舒不怕小喽啰,但眼下得见好就收,他也该撤了。

      雷婷精心布置的一张网,收网的时刻,却被自己的妹妹给搅和了。

      李家的手下没急着追林舒,纷纷进了山里找人,大小姐才是更重要的。

      离开了现场之后,林舒一路小跑,离开了山脚下,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很熟悉,细腰丰臀,曲线过于惹眼。

      再看那身连衣裙,和梳在肩膀一侧的卷发。

      “晚秋姐?”

      祝晚秋看到他,立刻小跑过来,她额头全是汗,还有些气喘吁吁,“怎么回事啊?打电话为什么不接?”

      “你怎么没回去?”

      她进了地铁之后,突然想起今天要送林舒一支男士唇膏,便回去要交给他,结果刚走出地铁,就看见林舒在玩命的跑,祝晚秋觉得有点奇怪,就跟了过去,结果在山脚下跟丢了,打电话也不接,焦急之下,她在这附近四处寻找,没想到林舒人在山上呢。

      “这样啊……”林舒松了口气,还好刚刚的危险,没让祝晚秋遇到,否则这帮土匪说不定就地抓了当人质了。

      “你在干嘛呀?衣服怎么破了,流血了?”

      “额……没什么事,遇到几个小混混。”

      “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  “轻伤,擦点酒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  “那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  最难消受美人恩,惹女神担忧了,林舒只能跟她回家,祝晚秋也不节约了,打车回了蜂窝楼,到了家里,立刻帮林舒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  幸好伤口很浅,几乎不流血了。

      她才放心下来,“怎么回事,我看不只是几个小混混吧,你可是保镖。”

      林舒摇摇头,意思是别问了。

      祝晚秋的温柔性格,也没再追问,只是柔声嗔怪道:“满身的汗,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  晚上就这样留在了这里过夜,两人洗过澡之后,祝晚秋拿出了一套男士睡衣,自己则穿上了最喜欢的那件睡袍。让她显得慵懒又风情。

      “我昨晚刚好煮了汤,你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  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  “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  “像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  “像我?”

      “就是吃在嘴里,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  女神被逗笑了,“今晚我可是吃了点味道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  “奇怪吗。”

      “没法形容。”

      两人在沙发上腻味着,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,祝晚秋急匆匆坐起来,理了理头发,“头发不乱吧。”

      林舒帮她梳理脸颊的卷发,“不乱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  祝晚秋便接起电话,端坐在沙发上,是儿子张沉打来的视频,那小子很主动的叫了一声:“妈。”

      “小沉,怎么才打来呀。”

      “晚上和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吃了饭。”

      “能交到朋友了?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  “当然不是,我现在没法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了,哪敢认识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  经历了破产,从高处跌落,张沉总算长大了一点,不再是少爷身份了,认了祝晚秋这个生母,也愿意交流如今的生活,这个结局,对张家是不美好的,对祝晚秋算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  母子关心对方,像每周总结一样闲聊着,视频里的张沉突然愣了一下,他模糊的看见,妈妈身后的沙发上,有一条大腿。

      “妈,家里有别人?”

      祝晚秋尴尬的捂着嘴,奇怪怎么被发现的,林舒干脆探出头,对着视频里的人挥挥手,“小伙子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  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  “叫叔叔吧,太占你便宜了,就叫舒哥吧。”

      张沉的表情僵硬了,母亲和林舒这段关系,他无可奈何,只能接受,但每次亲眼看见他们在一起,心情会有些起伏。

      “你去屋里,别在这胡闹。”祝晚秋夹在中间最尴尬,推着林舒去卧室里,再回到沙发坐下来,和张沉陷入了几秒钟的尴尬,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  “妈,我……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  “没什么选择不选择的,我和他又不会有什么结果,只是一时的。”

      “好吧,我是担心他,是不是看上你手里的钱了。”说完,张沉有点后悔了,虽然和林舒曾经是仇人,但论人品吧,林舒比他好太多了,这么诋毁妈妈的情人,实在不应该。

      但祝晚秋没在意,“小沉,我知道你对他有意见,可他是保镖,收入不低呀。”

      “是不低,他给白家当保镖呢,合同一定是高价,但他有个植物人的姐姐呀,在最贵的病房里,你知道一年多少住院费吗。”

      “什么?他有个姐姐?植物人?”

      “妈你不知道吗?他爸妈都没了,只有一个亲姐躺在医院,你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,这种事他不告诉你?”

      这件事张沉曾经调查过,但祝晚秋是不知道的,她惊讶的眨着眼睛,怪不得林舒的状态一点都不像是高收入的人,他的薪酬应该和她健身馆里的会员差不多,原来钱都花在医院了……

      “妈妈和他又不是谈恋爱,不需什么都了解对方。”

      “好吧……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  “放心吧,我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  张沉明白这种关系,他也不想谈起林舒,母子二人又聊起了别的。

      半个小时之后,祝晚秋挂了电话,回到卧室里,钻进了被窝,轻轻抱住林舒的头,她天生心软,得知了真相,突然很心疼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  穷人出身的她,知道人生苦难是多么难熬。

      “怎么了,那小子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  “没有。”她温柔的笑了笑,捧起林舒的脸,这张阳光大男孩的脸,是他的面具吗,“如果以后觉得累了,随时来我这里休息,哪怕我们什么都不做。”

      “这样不好吧,太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  “没关系呀,我这里收留心碎男孩。”

      “哈哈哈,从哪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  “孟雨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  夜晚,卧室里传来温馨的笑声。

      另一边,山脚下的海盗帮可没有那么愉快了,因为李如月丢了……

      从山坡上摔下去之后,雷婷被林舒缠住了一会,也就这么一会,等她再去找人的时候,人已经不见了,她派手下找遍了整座山,结果一无所获,只找到了一只假手,大概是她滚落山坡的时候,假肢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  今晚的堵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  她只能把结果汇报给李金蝉。

      “找不到了?就那么大点的山,会找不到?”

      “我已经搜遍了。”

      李金蝉没有责怪,雷婷是最忠心的亲人,“这丫头怎么会偷偷跑到市区里,她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去过,根本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  “如月被林舒的暗器打伤了,我今晚不走了,一直搜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  “好吧……你也别太内疚了,是那丫头太不听话了,她是怎么跟踪到你的,是你手下泄露的吗。”

      “是卢鹤。”

      “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  卢鹤算是孙桐的手下,但孙桐现在人废了,正躺在医院呢,小卢这个专业狗腿子,自然要抱着李如月的大腿。

      这次的围堵计划,也是熟悉市区的小卢来帮忙的,怪不到他,是李如月太任性。

      这一晚,雷婷带着手下,在不熟悉的地方,反复搜索着。

      一直到第二天的天亮,李如月在一家酒店里醒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