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235章团聚分别
    何千语从小到大的心理状态不稳定,有轻生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一点,林舒亲眼见到过。

    但母亲方婉是不知道的,抱紧女儿安慰道:“都是妈妈不好,我再也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说你出轨了,爸爸受不了刺激才自杀的,我从来都不信,你们明明感情那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些话,让方婉感动的不知所措,原来女儿长大了,什么都知道了,她一直以为这二十年的分别,何千语彻底相信了何家人的谎话,不可能再认这个母亲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爸爸,所以我不能看着你也像你爸爸那样抑郁而死,你要好好配合治疗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,找到妈妈,比什么药都管用。

    林舒庆幸自己赌对了,他提醒团聚的母女,“我们时间有限,不能待太久。”

    何千语当然不同意,“我不走了,今晚要妈妈抱我睡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当年是何家人赶走了你妈妈,不准她回来见你,现在她偷偷回来,已经冒着风险了,咱们要保密下去,才能继续和你妈妈见面啊。”

    方婉也跟着劝道:“女儿,我真的不走了,你听话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?”

    何千语瞬间哭了,“你上次就是趁我睡着的时候走了,只给我留了一个棒棒糖。”她哭的像个小孩子,见到妈妈,二十岁的人退化成了婴儿。

    枕边的棒棒糖,是方婉被逼离开前,兜里唯一能给孩子的东西,她匆匆放在孩子枕边,也成了孩子最后的念想,何千语至今都有吃棒棒糖的习惯。

    方婉心有愧疚,哄着女儿,“那你说怎么保证,妈妈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拉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林舒轻轻笑了,何千语不掩饰撒娇,可见她太想念妈妈了,是她二十年里日思夜想的心愿,看似疯癫顽劣的大小姐,心里始终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拉钩之后,何千语收起哭声,真的不作了,她擦掉眼泪,抓住妈妈的手,“妈,我是得快点回去了,何家人会跟踪到我,你这里不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会被人跟踪?来的路上绝对没人跟我。”林舒不同意这说法。

    何千语反问道:“那你记得我们俩开船那次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呀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还撞船了,两人一起掉进海里,找了一块礁石取暖,然后……林舒突然愣了,是直升机来救他们俩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是何家人来搜救的?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里装了定位器!”林舒惊了,因为当时流落在礁石去烤火,衣服都脱了的,哪怕有什么电子设备也被海水打湿了,不能用了,只可能是在体内。

    而且何千语自己知道……

    她语气平静道:“我一直知道,这些年我有很多次想不开,但每次我一个人走远,何家人就会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那间别墅会屏蔽信号,还有铁板封闭门窗。”林舒一下子说漏嘴里,那间别墅里,他们俩发生的事可都是大尺度的。

    还好何千语没搭话,她无奈道:“我不清楚到底植入到哪里了,我走到哪都会被知道,就好像在我背后有一双眼睛,你是保镖,你懂吗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林舒的专业知识,他一脸自信道:“你有没有假牙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颗以前坏了,装了假牙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在假牙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你现在给我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吧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催促之下,母女依依不舍的告别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里,何千语又哭了出来,不是难过,而是心情激动的哭了,她终于找到妈妈了,趴在白千寻的怀里,“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谢谢林舒,是他做的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,今晚是带你见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林舒……”她愣了一下,“你去武馆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打赢了你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我舅舅,你什么都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笑了笑,“何大小姐,你藏的秘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打赢了?那你上次为什么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她不计较了,能找到妈妈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,包括和姐姐的矛盾,全都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因为和白千寻的矛盾,本质上也是她自己内心的困境,她觉得白千寻不信任她,抛弃了她,所以她才有了恨,觉得又被亲人抛弃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得继续帮我,我想每天都见到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想办法,但你也要保护你妈妈,何家……好像不允许你妈妈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再回到何家的时候,所有人都震惊了,神志不清的大小姐,和白千寻出去散心一会,人居然醒来了。

    还胃口大开的吃了晚饭,何家爷爷高兴的挽留白千寻一起用餐,让她多陪陪孙女。

    他们只以为是双胞胎姐妹情深,唤醒了何千语,白千寻成了救星,自然也能申请到特权了,她要求每天都带千语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整件事,就这样瞒过了何家人。

    而林舒对何千语的认知,突然变得通透了,她身上那些反常甚至让人讨厌的性格,都得到了解释……

    她作死,是因为真的有轻声念头,她疯癫,是宣泄无父无母的痛苦,她的秘密别墅,是为了躲避何家人的眼睛,留下自己的空间。

    她不守规矩她行事过火,是希望有人能管教她,偏偏没有……

    抛开富贵身份,每个人内心都有无法填补的痛苦。

    一直到刚刚母女团聚,林舒终于看到了她内心的真面目,一个孤独无助,渴望母爱的小女孩,她……好像并不想做什么游戏人生的富家女。

    其实她想做一个妈妈身边的乖乖女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白千寻颇为感慨,“我们明明是双胞胎姐妹,我却一点都不了解她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心事啊,你的心事,何千语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愣了一下,咬着嘴唇,“要你多嘴,就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小姐的心事,但你的确没告诉过何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人的内心,本来就是孤独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林舒跟着感慨道:“是啊……孤独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成年人了,谁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千语妈妈是你想办法找回来的,以后她们见面的事情,你来安排好,你是保镖,这种事不会有疏漏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送佛送到西,林舒只能接下这个担子。

    这一边是母女团聚,另一边的母子,要准备分别了。

    张家别墅里,已经没了往日的富贵气氛,没有佣人整理,仅凭祝晚秋一个人,根本没法收拾,只能看着院子荒废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祝晚秋特意做了满满一桌,心里肯定是有些不舍的,但她问过儿子之后,张沉主动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房子真的要卖掉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之后,我一个人没必要住在这里,不如卖掉换一笔钱,你放心,我都会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沉低头吃着饭,“那你……会和他结婚吗。”

    祝晚秋没想到儿子会问这件事,提起林舒,总是让他们母子间尴尬,“怎么会……我和他年龄差了那么多,妈妈不会再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十几年的婚姻囚禁,我已经过够了,现在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张沉才十六岁,当然不理解成年人的婚姻话题,他只是担心祝晚秋会不会和林舒结婚,如果是那样,仇人就真成自己后爹了,他接受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