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163章8岁十8岁
    崩溃大哭的罗小芸,像一个可怜无助的孩子,而林舒像个冰冷无情的恶人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害我……放过好吗,让我去救我奶奶,我给你当牛做马。”她哭的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十年的黑暗青春,是奶奶支撑着她,坚强的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她不是孤儿,她还有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高考那一年,奶奶突然生病了,小县城的医院根本治不了,所以她才报考了大城市的大学,来到了临海市,去医院咨询之后,才知道肝移植的手术费近百万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罗小芸险些站不稳,她哪有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幸好,奶奶的病情没有恶化,还能用药物撑几年,罗小芸靠着高中时候在二次元混出的小名气,开始全力经营自己的网红形象,只有这一条路能暴富。

    各种公司来找她签约,都被她一一拒绝了,因为她知道,合同再诱人,在层层盘剥之后,到她手里的都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本来一切顺利,突然在前几天,她接到电话,奶奶的病情突然恶化,必须现在手术,她的存钱之路才刚刚开始,根本没钱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她主动联系财力更强的红泥传媒,狮子大开口,想要来百万合同,哪怕自己以后十几年卖给资本,她也接受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开!”罗小芸发疯一样撕咬着林舒,一口咬得林舒手臂流血,“就是你做了手脚,害了奶奶,你现在是杀人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,是你奶奶病情突然恶化了,你以为我想你去红泥签约吗!”

    “我去哪里不要你管!我只要钱!你为了自己的利益,想亲眼看着我奶奶去死吗!你在杀人!”

    林舒无动于衷,任由罗小芸崩溃发疯,任由她痛苦的大哭,把罗小芸折磨的几乎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八岁被人追着打,只有奶奶是我家人,求你行行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舒!我会要你偿命!”

    娇小无力的她,什么话都说了,卖惨不行就威胁,可她就是出不去这个门,期间手机响了,张人杰还打电话催促她快来签约。

    但林舒把她所有东西都没收了,包里有签约要的身份证,还有她自己存下的一点现金,和奶奶的户口本,她今晚计划拿到钱就赶去医院的。

    现在全被林舒毁了。

    罗小芸双眼猩红,满眼的恨意,又满脸的苦楚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舒看了眼时间,“好了,时间到了,我带你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她猛的一抖,错过手术时间了……这是去见她奶奶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!我要去拿钱救人!”

    “面对现实吧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玩命的挣扎着,可惜小小的人,就这么被林舒抗在肩膀上走下楼,楼下停好了一辆车,林舒几乎像个土匪,硬把罗小芸塞进车里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都在发疯哭闹,无法接受结果。

    林舒冷声道:“就算你现在去签约,拿的那点签字费,连手术费的零头都不够,合同的钱只不过是年薪,不是立刻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要看着奶奶死吗!我可以借高利贷慢慢还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你!”

    一路在车里争吵大骂,一直到了医院,罗小芸突然不肯下车了,她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,也不再撒泼,蜷缩成一团,委屈的哭着:“我……我答应过奶奶,要带她离开小镇,陪她养老的,我答应过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更应该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……”她呜呜的哭着。

    那些狡猾的心机,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武装,此时的她,才是真实的自己,一个在黑暗中无助的孩子。

    林舒抱起她,大步走进医院里,罗小芸哭的更厉害了,“我害怕……我真的要成孤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芸,别怕,你听听医生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走到病房前,等候的医生问了一句:“是病人家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在我怀里哭呢。”

    罗小芸一愣,医生说的是病人家属,“奶奶没死?”

    医生笑了笑,“手术刚刚结束,非常顺利,病人正在休息,暂时不方便探望。”

    “手术?”罗小芸瞬间停止落泪,傻愣愣的看着林舒。

    大反派林舒笑了出来,“傻丫头,明知道张人杰给的钱不够,为什么还去找他,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选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你害了她病情恶化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哪有那个本事去做什么手脚,真出事了怎么办,我是保镖,不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哇的一声,又哭了出来,不是悲痛,而且劫后余生,她捶打着林舒,“你故意的……你故意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当反派,然后洗白,这样我才显得高大可爱嘛。”

    过度的情绪起伏,让罗小芸哭得不停,只顾着发泄今晚的混乱情绪,林舒抱着她去了没人的病房里,替她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她已经双眼红肿,啜泣哽咽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会,她才止住哽咽,勉强开口了,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呀,你觉得我有一百万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保镖,你年薪没一百万,也有几十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的,帮你垫付医药费的是她。”林舒指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白千寻披着风衣,在门口站了一会了,看见罗小芸抬头,她笑了笑,“你好,我是林舒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罗小芸擦干眼泪,作势要给人磕头,白千寻吓了一跳,立刻扶住她,“不用这样,你奶奶的病情耽误不得,这家医院我很熟,所以很快安排了换肝手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悄悄踢了林舒一脚,其实她也是几个小时前才知道的,林舒在一周前以白千寻的名义,先斩后奏的定下了手术安排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是救命恩人,我知道该怎么做,以后我会签约公司里,慢慢还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急,其实我更不希望你签约红泥传媒,仅此而已,你好好休息,待会就能见到奶奶了。”白千寻不打扰,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关上门,林舒笑道:“资本家的话你别信,她就是想你签约还债。”

    罗小芸破涕为笑,“你们老板人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不好?你自己能想到的办法,都救不了你奶奶,我才想到了更好的方法,毕竟我经历过这样的事,比你有经验……”

    入行的第一年,经纪人老吴借了他五十万,给了姐姐足够的医疗,也开始了林舒的保镖之路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任我,我说了没用,只能大费周章的演这么一出。”

    林舒要的剧情,便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整件事,他故意装作反派,故意刺激罗小芸的情绪,先是讲出她残酷的童年,让她情绪跌入低谷,然后提起奶奶,那是她黑暗中唯一的烛光,让罗小芸更不要命的要去救人,他偏要阻止。

    有起有伏,才是剧本。

    罗小芸软软的贴在林舒怀里,擦着湿漉漉的脸蛋,“你在我心里还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个救了我奶奶的坏人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了,摸着她的头,“小芸,这十年的长大,累吗。”

    “累……躺在奶奶的怀里,就不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再过一会她醒了,你们就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她乖巧的点点头,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,日子还长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大雨依旧,病房里却是温馨的祖孙团聚,娇小的少女,这十年里到底承受了多少委屈,没人清楚,但她见到奶奶醒来的那一刻,仿佛就回到了十年前,八岁的罗小芸,纯真而可爱。

    八岁那年,她被世界抛弃了,十八这年,奶奶就是她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