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偷心保镖房东老才 > 第152章成年人的世界
    青梅竹马在餐厅意外看到了对方。

    林舒的表情明显是不悦,朵朵有些疑惑,和王权找了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默契的在餐厅门口见了面,朵朵伸手捶了他一下,“你黑着脸干嘛,我是和男上司吃饭,这你也要吃醋?”

    “你上司是什么人,你没听说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可那些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王总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舒惊了,还不是那样的人?人证物证都一清二楚了,没让外人知道太多,是为了保护那些受害女孩的隐私。

    他脸色更难看了,“西瓜,你挺聪明个人,会看不出来问题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,我今年刚毕业就获得了这么顺利的工作,上司对我的照顾,有很大的功劳,那些只是谣言,难道我要因为谣言,就要对上司恶意猜测,忽视了对我的恩情吗,我做不出这种事。”她的话,好像也合乎情理。

    林舒无奈道:“那他凭什么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没能力,全靠一张脸得到的照顾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,你别惹我。”朵朵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林舒哪敢惹他的命中克星,什么话都不敢说了,“好好好,我就是提醒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好,唯一不好的就是你,走了那么多年,连句话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无理取闹简直是天下第一武功,刚才是林舒脸黑,瞬间就变成朵朵脸黑,林舒得哄着她。

    幸好她现在没太多时间闹,警告道:“我工作的事,你不要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被怼的一句话不敢说,眼看着王朵朵又回到座位,和王权继续吃饭,继续有说有笑的聊着。一顿精心设计的晚饭,王权成功的把自己洗白了,还差点让王朵朵和林舒因为分歧而争吵。

    林舒叹了口气,我们的确是青梅竹马,可我们都长大了,成年人的世界并不是浪漫主义,那些牢不可破的情谊,只不过是幼稚的幻想,成年人关系的好与坏,是随着利益发生变化的。

    朵朵因为自己工作的关系,选择相信了王权,好像无可厚非,只不过……这份相信的结果,未必是好的。

    成长,就是和你曾经的小伙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他回到白千寻身边,大小姐已经开始吃饭了,“你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?有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舒意外的笑了,“我是保镖,表情管理很出色的,你看出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低头吃着东西,“我也不知道,感觉你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相处久了,居然能从气场上感觉到对方的情绪,这是保镖和老板之间开始有默契了?当然不是,老板才不需要在乎保镖什么心情,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了默契。

    两人却都不够清楚这潜移默化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,你不想说,我也懒得问。”

    林舒拿起刀叉,“小姐,除了何千语,你还有朋友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,关系不如千语那么深,但也算朋友身份吧,就是糖果传媒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那长大之后,朋友之间是不是都会疏远。”

    白千寻立刻点点头,“我和千语就是这样闹僵的,我的想法,她无法理解,她的行为,我也不赞同,我们分歧很大,但她觉得是我嫌弃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,没什么知心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低落的回答着,“人生不就是这样吗,没有谁能理解谁。”

    “保镖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少讨好我,我才不吃这套。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轻松,林舒总能照顾到老板的情绪,他的职业素养,不用质疑,“保镖就是可以啊,不理解老板,怎么服务好金主呢。”

    “利益关系,不能叫做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利益关系,才能做到更深刻的理解,我要揣摩老板心思,才能拿更多的钱,舔狗这么卑微,这么讨人厌,为什么女神还想要留在身边呢,就是因为舔狗每天都琢磨女神的需求,被舔的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,你什么时候舔过我了?你每天都气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知不觉就斗嘴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根本看不出他们俩是主仆关系,还以为男女约会,主动来推介今日推出的情侣甜品,白千寻气的三言两语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吃饱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准吃了,陪我出去散步。”

    日常虐待保镖,没吃饱的林舒,被迫开车送大小姐去公园,两人一起在海边散步,白千寻走了几步,感觉很陌生,“我怎么没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海边沙滩分三个区域,你从小到大去的都是门票最贵的富人区域,我带你来的,是免费的沙滩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常来吗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老城区离海边远,我们不常来,一年才能来几次吧。”

    走在沙滩上,大小姐脱了高跟鞋,光着脚踩在海水里,一只手搭在林舒的肩膀上,海风吹起她的长发,她眯眼笑着。

    “想起什么好事了?”

    “想我妈妈了,我三四岁的时候,她喜欢带我来海边,家里为数不多的照片里,我最喜欢的一张,就是她拉着我,走在海边的照片,那时候我胳膊肉乎乎的。”她抬头看向漆黑的海平面,“五岁那年,她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运气好,我爸妈陪我到十七岁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没家人了?”白千寻从未了解过林舒的家庭,第一次得知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林舒知道自己说漏嘴了,他无心博同情,笑着调侃道:“无家无牵挂,我很适合当保镖。”

    比惨,他赢了。

    白千寻心里泛起莫名的同情,林舒说的好像很有道理,自己的任性,已经被他摸的清楚,有小脾气了就哄好,心情恶劣时候,就任劳任怨,反而她从来没了解过林舒,也从来没听他强调过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不需要被老板了解的保镖,才是个合格的保镖。

    可大小姐做不到如此对待一个人,她学不会宋雨柔那样,理所当然的把身边的人当做工具。

    “林舒,你想不想让我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多和说说你的事吧,否则我永远不会彻底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林舒笑了,“我的事很无聊啊,也就是十几个前女友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白痴!”

    刚对你有点好印象,你就开始满嘴跑火车,大小姐气的抬起拳头追打,你个厚脸皮,就不该对你心软。

    “别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