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> 第三百九十三章:大结局(二)
    沈重身死,小爱之名在北齐,一时之间名声大噪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就连她的身份,也不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沈重的妹妹,竟然是琅琊阁安插在北齐的最大的暗探头子,这样的劲爆消息,一时之间,在大街小巷里,酒楼里,饭桌上,都成为了上好的谈资。

    随着沈重的神秘死亡,他的妹妹小爱,也神秘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,答案却一样地神秘。

    各种版本的流言层出不穷,但真正知道真相的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,其实小爱(沈婉儿)和沈重并不是真的亲兄妹,这一点,在整个大陆上大概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之外,便再也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沈重被范闲关押在了齐云北的山腹之中,对于日常吃喝,都会有专人照看。

    就当是为了小爱吧,也或许是因为沈重的宠妹狂魔属性打动了范闲,最终,范闲还是没让他一直吊在岩浆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给他换了一间比较舒适的牢房,各种生活用品,一应齐全。

    如此,小爱也才安心地随他一起离开北齐,前往庆国。

    如今诸事既定,第二日,使团按照计划,正式开拔,返回庆国。

    上京城城楼上。

    小皇帝和海棠朵朵,目送使团浩浩荡荡地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使团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,两人都一直沉默着,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海棠朵朵突然问道:“陛下,你觉得,她真的是小爱吗?”

    小皇帝摇摇头,只是笑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今日的天空,又不复昨日的阳光灿烂,而是多了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时分,天空中甚至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浓浓地黑云,已经越聚越多,越压越低,看上一眼,能让人胸口压抑好久。

    使团行进得很慢很慢,范闲坐在马车里,这个时候本来是应该研究一下画符,或者翻翻《三千剑意》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范闲却没这个心思,莫名其妙地,就是突然觉得心里有着一丝丝烦躁。

    却也不知这烦躁之意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果然,到了傍晚的时候,天空之中的雨点下得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使团就地驻扎。

    在雨幕之中,范闲看着蓝衣带着四剑侍出去了,以为是什么急事儿,可没想到,五人回来的时候,手里却提着一些野味儿,有一只兔子,两只山鸡,还有一头鹿。

    在雨夜里烧烤,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。

    范闲和蓝衣红衣,还有四剑侍,小爱,那些使团官员,包括十个马夫,大家围坐着一堆篝火。

    一边烧烤,一边说着些最近的趣事儿,或者交流交流武功,时而传出些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杀机,往往就是隐藏在笑声的背后。

    踏!

    踏!

    踏!

    庆国境内某处,一队骑兵正在雨中急行,其前进方向,正是使团如今所驻扎的方向。

    马蹄溅起的泥浆朝两边飞溅,极具力量,还未落下,后面的马蹄紧接着又踏在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即使雨很大,天很黑,但这支队伍的队形依旧没有一点散乱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素养非常高,应该是经过严格地训练。

    再看其装备,都是最好的搭配。

    在队伍前端,领队之人赫然便是京都快剑谢必安,九品巅峰剑客。

    由他亲自带队!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北齐,另外一支强大的部队也出发了。

    领队之人,是上杉虎!

    又一个九品巅峰!

    信阳封地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邸。

    燕小乙解下腰间的纱布,穿好衣服,带上弓箭,背起肩囊,翻身上马,也出发了。

    又一个九品巅峰强者!

    而且还是天下唯一一个九品箭手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,也是使团驻扎的方向。

    天下各方势力,皆闻风而动。

    今夜,注定将会被计入史书之中,为后人留下一些传说。

    因为,就连一向保持中立的势力,东夷城,这次也出动了一支百人强队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,也是使团。

    领队之人,便是云之澜。

    又一个九品巅峰!

    在所有出动的力量之中,当属归魂最强。

    在黑夜下,一个个黑衣人,正不断从四面八方慢慢朝一个方向聚拢。

    从开始的一个黑袍人,一个手里拿着糖人的红衣小姑娘,慢慢增多。

    两个……十个……一百个……五百个……

    还在不断增加!

    这些人所汇聚的方向,便是使团所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夜,庆帝再临观星台,在那里驻留了许久,一直遥遥看向北方。

    仿佛透过那无边的黑夜,他已经看到了使团即将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。

    观星台之上,他一个人都没留。

    庆帝在那里站了多久,老太监不知道,他只知道,手里端着的热茶,已经凉了一次又一次,换了一次有一次……

    鉴查院之中,那间特殊的屋子里,陈萍萍又在看那些草了,看得很认真,很仔细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春季的雨,来得快去得也快,只是下了一会儿,也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之中,蓝衣特意为范闲煲了汤,端到马车里。

    热闹过后,使团已经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官员已经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范闲的强大,这一路走来,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   只要有范闲在,就是天塌了,也有高个子先顶着。

    再说,如今这天下能杀范闲的人,估计还不足两手之数的。

    而且,谁敢撩拨琅琊阁这头老虎的虎须啊,安心睡吧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睡得挺香,居然还有打呼噜的。

    那十个马夫,是轮班制的,五个睡前半夜,五个睡后半夜,中间轮流站岗。

    聚会的时候,言冰云就没去,而是一直呆在自己的马车里。

    外面的欢声笑语传入耳中,对他来说是那么地刺耳。

    笑吧,笑吧,尽情地笑吧,你们的人生已经没几天了。

    就当是魂归九幽前的狂欢吧!

    待夜深人静了,使团里安静了,言冰云这才打算下车走走,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活动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可是,才下了马车,呼吸尚未开始呢,忽然,一道很强烈的爆裂声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那里是范闲的马车所做。

    此刻,那辆马车竟然全面炸开,变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言冰云看得清楚,在马车炸裂的瞬间,那应该是强大的内力轰击所致。

    可是,什么人竟然敢在范闲的马车里与之动手。

    难道是归魂的人?

    念头闪过之际,言冰云看到一道蓝色身影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,朝树林里蹿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蓝衣!

    言冰云脑子里闪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自然是将整个使团都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渐渐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马车车板上,只见范闲满脸乌黑色,全身不断抽搐着,拳头紧紧握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见状,那些官员瞬间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这时候,红衣和四剑侍来到了范闲身边。

    竹剑迅速和范闲把了一下脉搏,瞬间,脸色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竹剑,公子这是怎么了,你快说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公子,公子这是中了海棠心之毒,已经毒入骨髓,侵入了五脏六腑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范闲已经停止了颤抖。

    “海棠心!那可是能毒死大宗师的毒药!见血封喉!”

    使团里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红衣更是直接一口鲜血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扑倒在范闲身上,伸手轻轻探过鼻息,却已经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颤抖着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泪水,很快就覆盖了脸颊,身体摇摇欲坠,脸色极致地苍白。

    苍!

    四剑侍同时拔剑,剑指红衣。

    竹剑怒道:“是蓝衣!是她给公子下的毒,她还带走了公子身上的寒冰软剑、黑麒麟、以及公子的内功心法《九阳神功》,红衣,拿命来!”

    红衣下意识地避开这一剑,然后看了范闲的腰间一眼,寒冰软剑果然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一旁,黑麒麟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……这不可能!姐姐……这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!!!!!”

    突然,她紧咬牙关,嘴唇之间,已经隐隐显出血迹,她提着手中双剑,奋然朝黑暗中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