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中文 > 大明第一吏 > 第588章 神秘来客
    就在李春来逐渐开始真正掌控、并享受这大势局面与红利的时候,老奴的大帐内,一众王族公孙,却是陷入到了更为深沉的压抑之中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到此时,饶是阿敏的身体已经好转,但,谁又是傻子呢?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,在此时都已经心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毕竟,事情已经明摆在这里,这旅顺城,非但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,反而浑身长满了尖刺,不仅会伤着人的嘴巴,还能把人的牙齿都硌掉。

    在这般状态下,还跟这旅顺城死磕——

    怕就不是不智的事儿,是跟自己过不去了啊……

    宝座上,用力的抚摸着扶手上已经打磨出包浆的龙头,老奴看着这一群平日里个个嚣张肆意,几如天下任我行,此时却一个个犹如斗败了的公鸡般的儿孙奴才们,心绪一时也有些悠远。

    倘若他再年轻个十岁,哪怕是五岁,安能容忍这小李三儿一个跳梁小丑,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上蹿下跳?

    可惜!

    可惜啊。

    岁月不饶人,饶是他权势再高,再为的荣耀,却究竟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不过,身为这个时代的顶尖人物,老奴的心胸与城府,又怎是寻常人可以企及?

    便是此时的皇太极,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很快便放平了心态,老眼愈发幽深与幽远。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?

    更不消说,他们女真人,远不像是汉人那般迂腐,又怎会在意区区一个女人的得失?

    只要有部族,有土地,有牛羊,多少女人没有?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?

    现在,大金锋锐虽是在这小小旅顺城下,遭遇到了小挫,但老奴很明白,这未必就是一件坏事!

    说白了,自从他起兵以来,虽是也算是遭遇到了不少的挫折,可绝大多数时候,都是颇为顺利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年来,大金真正立国之后,几乎便没有遭受到什么挫折。

    对于当下的局面来说,一直往上而不往下,肯定是好事,毕竟,这能在最大程度上,扩大大金的效用力,让大金进一步强大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真正长远来看,这显然并非是好事了!

    若长此以往,麾下儿子孙子们,一个比一个骄妄,一个比一个肆意,又岂能不栽跟头?

    而且怕是要栽个大跟头啊!

    而有小李三儿和这旅顺城这么一出,虽是短时间压住了大金的锋锐与气势,但老奴很是自信,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能缓过神来,并且,只会比此时更加强大!

    想想吧。

    便是这小李三儿再猛,再狠,可他敢出城来吗?

    有着无坚不摧的八旗铁骑所在,区区小李三儿,又算是个什么?

    而且,在更深层次上,通过此次捋顺之役,也能压一压他这几个对他都有着不弱觊觎的子侄们了。

    但大道理归大道理,真正去解决眼下的问题,却必须要精准的艺术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老奴忽然轻咳了几声,老眼陡然睁大了些,威严的扫视众人道:“明日,谁愿为先锋,为吾拿下这旅顺城?”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帐内登时死一般的静。

    谁都是没有想到,已经这般了,老奴竟然还不肯服输,还要继续再怼着这旅顺城硬干的……

    今天,正白旗伤亡虽然不是太大,却是有二百好几,单单是正白旗的真女真就有上百,一个牛录基本上已经被打废了。

    若是明天再这般大张旗鼓……

    便是皇太极都不敢再往下想了啊。

    在这旅顺城下,还要流尽多少勇士的血啊……

    一时之间,根本就没有人说话!

    “大汗,奴才愿再为先锋,为我大金,拿下旅顺城,手刃那小李三儿,一雪前耻!”

    这时,面色还有些病态的苍白,还没有完全恢复的阿敏,却是出列,恭敬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帐内登时微微躁动,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止不住的汇聚到了阿敏身上。

    根本就没想到,几乎半条命都要丢掉了,阿敏此时却还不肯服这个输的……

    老奴的眉头也有些微皱。

    阿敏这厮,太过执着、也太过着相了哇……

    不过,在此时,老奴俨然也需要阿敏这个圆场,缓缓点了点头,看着阿敏的眼睛道:“善!既如此,阿敏你明日一早,便尽快准备吧!”

    “喳!”

    阿敏赶忙恭敬磕头,浑身上下又充满了旺盛的斗志,恍如,只要抓住这个机会,就能把身边这一帮人,全都是压在身下了。

    但阿敏没看明白老奴的意思,代善和皇太极都是人精,又岂能不明白?

    两兄弟很默契的相视一眼,转而便是又分散开来,心中都已经是了然。

    明天,怕九成九是打不起来了啊,只有阿敏这个铁憨憨,还在拿着鸡毛当令箭,看不透形势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压抑的后金军不同,旅顺城内的李春来,此时却是‘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’。

    接连数次大胜,尤其是此役北城鞑子已经冲上了城头,却是直接被青州左营强势压下去,并且,传闻李春来李大帅,已经传授了张盘张将爷新的练兵之法,整个旅顺明军的士气,已经是彻底被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因此也连带着,诸多城中军士家眷们的情绪也被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连锁效应之下,那些进城的汉人奴隶,止不住也多了一许新的期望。

    终于开始相信,这位大名鼎鼎的李大帅,是真有本事守住这旅顺城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城内一直以来,始终存在,却似是又看不见摸不着的那等压抑气氛,一扫而空,几乎每个人的脸上,都是充满着对新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李春来这一路视察过去,自也是受到了最热切的欢迎与尊敬,开始真正的融入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而回到中军这边,火兵们炖的火腿也是将将好,热气腾腾的香气四溢,加之上好的沂源春,以及身边取下了帽子、露出了真正容颜的阿巴亥。

    BWM都齐了。

    人生之最惬意,几乎占全了,又岂能不惬意?

    不过,一边调戏着身边这位正值巅峰鼎盛的大妃,一边惬意的吃着肉喝着酒,李春来的思绪中,依然有一根线在紧绷着。

    那便是他的主动出击计划!

    虽说此时形势已经开始调转,局面逐渐偏向了大明这边,但,对于李春来这等极度注重结果,对过程几乎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功利主义者来讲。

    这等核心结果一时没有落地,便没有切实的真正答案!

    毕竟,再拖下去,饶是李春来依然有着雄浑的信心,可以保持住旅顺的胜势,也依然有肉吃,有美相伴。

    奈何,到时候的肉,怕就要是无奈的‘两脚羊’了……

    而且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!

    青州左营此时虽是已经展现出了很大一部分战力,却始终缺少一股真正的王霸之气!

    换言之,他们能够在大部分的状态下,占据胜势,却并没有那等统治力!

    这种东西,说起来看似有些玄乎、简直云里雾里的,但却又无时无刻不真正存在。

    就比如后世的体育比赛中,那等具有统治力的超级巨星!

    什么概念呢?

    就比如当年巅峰时期的大罗,那时可远不是肥罗,而是真正的‘外星人’。

    能到什么程度呢?

    当他接球启动的那一刻,无数的后卫,根本就不受控制的产生胆怯之意,不仅跟不上他的节奏不说,若是去硬跟,把自己搞骨折,乃至是直接毁掉职业生涯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一来,只要他站在那里,哪怕是什么都不做,却已经是为队伍、为队友们,触碰到了半边的胜利之门。

    此时的战场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虽然青州左营、包括旅顺明军,已经是通过这数战的不断打磨积累,积攒到了一定的优势,但这优势,却还不能真正的直接转化为胜势!

    必须得让这些鞑子,以后听到他李三爷的名字就脚软,就胆寒,乃至,都没有了再跟他李三爷对阵的勇气!

    就恍如绝大多数明军对阵鞑子,当年的倭寇听到了戚家军的大名,包括以前老奴对李成梁那般,这才算是真正的成功!

    “帅爷,你,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呢,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时,阿巴亥略有幽怨的嗔了李春来一眼,红润又带有油光的红唇,依然悄悄的撅起来。

    虽不是少女,却更胜似少女。

    并不会让人有一丝的讨厌,反而是极尽一般的诱惑……

    李春来这时也回过神来,不由的感叹,这造物主,真的是偏心啊……

    阿巴亥虽然远不如俞瑶、仙儿她们更精致,更为的香甜,但,她的那种高高在上的贵气,那等曼妙的异域风情,那等妖娆与清纯随时无缝切换的魅惑,便是最香醇的红酒,也无法表露出分毫。

    忙笑道:“大妃,都是我的错,一时间竟又想到战事上去了。来,大妃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看李春来明显已经开始充满攻击性的眼神,阿巴亥俏脸不由更红,但心底里却是止不住的甜了起来,有些娇羞的不敢抬头看李春来,举起酒杯,跟李春来碰了下,便是窈窕的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喝完了这杯酒,又聊了几句闲话,逗得阿巴亥咯咯娇笑,眼见时候已经差不多了,李春来正准备再次重温下那等梦境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忽然响起了陈六子恭敬的禀报声:“帅爷,紧急情况,近海那艘船的人,已经跟咱们的人接应上,现在已经到北门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春来一听,胸腹中那昂扬的热血登时一滞,却并非是欣喜,更多的还是警惕!

    毕竟,这等关头,发生什么事情,怕都不叫人意外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道:“来人叫什么?盘问清楚了没?”

    阿巴亥显然也很不爽,这个时候居然过来打断这良辰美景的陈六子。

    但此时,看着李春来都这么郑重,她也不敢再撒娇,忙是乖巧起来。

    在后金时,她能讨的老奴的欢心,并且,一步步占据到后宫中的高位,俨然也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陈六子愣了片刻也回神来,挠了挠头道:“帅爷,来人是一对兄弟,姓尚。哥哥叫尚,尚可喜还是尚可义来着?卑职一时记不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春来本来的凛冽陡然一滞,转瞬,漆黑的眸子里便是射出兴奋光芒,冷厉道:“六子,你速度亲自去迎接他们,告知他们,我便在这里等着他们!”